2013-11-13-Wed-01:26

[ 其他 ] [總裁寫給何羿無的1111生日賀]VH R18戀童有慎入

擁有權是我跟寫給我的總裁的請勿轉貼

作者:一筆(暱稱總裁)
[1111生日賀]

原本迎接夜色的窗戶被點點昏黃染色,混雜著此起彼落的聲響顯得有些熱鬧,室內的壁爐正燃燒著火光,為室內帶來舒適的溫度的同時也恰如其分的將屋內外色調連接起來。
壁爐前方能享受到溫暖又不燙人的最佳位置被放了一個以銀線勾勒華美花紋的沙發,古樸的設計與奢華的裝飾靜靜的喧囂著屬於特殊族群的貴氣,精緻的把手下的底座旁甚至還有個與之映襯的抱枕。
火光在窗外孩童的笑鬧聲中發出劈啪的聲響,就像是等不急要參加這一年一度的有趣活動一樣,優雅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輕輕巧巧的配合著火花的聲響敲擊底下的書頁,唇上勾著雅致的笑容,紅艷色澤的眼在暖色的屋內稍稍的瞇起。
微彎的上揚弧度讓他的心情看起來似乎很不錯。
『Voldy,你看起來很期待?』
一陣嘶嘶聲響起,在座位旁的枕頭上正享受著柔軟舒適的蛇懶洋洋不甚在意地問著,就像是問天氣般。
『是的,親愛的。』
『我以為你不喜歡過節。』蛇昂起頭,豎著的眼裡明晃晃的閃過一絲不該屬於一般蛇類的情緒,有些打趣的說,『而且…萬聖節?你討厭孩子不是嗎?』
『是的,親愛的。』
『我以為你認真聽我說話,Voldy』
『我有。』
『但那聽起來不像。』
露出牙有些不滿的蛇讓男人低低的笑了起來,就像是被寵物的小脾氣給娛樂到了,骨節分明的手指輕柔的滑過帶著冷意的蛇鱗,就像是給炸毛的寵物梳毛。
『我是真的都在回答你的問題,Nagini。從一開始到最後都很認真的。』
『我很期待,但我不喜歡過節也討厭那些吵雜刺耳的小巨怪。』
地窖蛇王的毒液雖然狠但中肯,雖然死腦筋但那男人在魔藥以外的語言的天分還挺讓人贊同的。
一個得體的貴族對應該給予的認同和讚美總是不會吝嗇。
冰冰涼涼的蛇信輕輕的碰觸了一下手背,他明白他的蛇小姐總是希望能得到所有,不論是牠喜愛的獵物或是問題的答案。
而總是無條件寵溺對方的黑魔王也願意滿足小寵物的一點好奇心。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但不包括一隻蛇。
『親愛的,我期待的是作為重心的那一部分。』
『……Voldy,我想要的是答案,不是另一個謎語。』
與不滿的抱怨同時響起的還有小小的敲門聲。
沒有理會Nagini的不滿,自認為已經盡了好主人義務的男人只是笑了笑,走向響起敲門聲的大門。

帶著欺騙眾生的笑,手肘為彎將大門開啟往後,露出的空隙剛好能稍稍顯露內室卻又不容許打探,挺拔的身姿稍稍微彎的姿態不標準卻讓只是穿著簡單的人顯得親切。
「有什麼能幫上你的嗎,小朋友?」
向眼前還不及腰部的孩子輕輕開口,明明號稱黑魔王但和緩悅耳的聲調卻充斥著連神父都無從比擬的溫軟。
帶著耐心,他靜靜地等著穿著很是狼狽的小傢伙開口,在此途中也沒有放過一絲一毫那低著一頭軟毛的羞澀孩童的反應。
像是那因緊張而將過長衣襬抓的死緊的手和幾乎可以說是紅通通的耳朵。
嗯…真可惜沒能看見那雙眼睛,想必此時會是充斥不知所措的水光吧?不過好的獵人向來都要有足夠的耐心。
「小傢伙?」
或許是黑魔王從其他地方積攢下來的耐心發揮了作用,小小的孩子似乎終於收集夠了足夠的勇氣,被醜陋的過大織物包裹的身體小小顫了一下,吶吶的說了句幾乎無法被聽到的trick or treat。
彎起的眼角充斥著像是剛剛被寵物蛇所引出的愉悅,他彎下身子讓自己與孩童的視線同高,修長的手指挑起緊緊向下壓的下顎強迫對方的視線對上自己的。
明明一般人做起來帶著挑釁或是性暗示意味的動作在黑魔王做來卻優雅的難以被思考到那樣的方向,貴族氣場的實用功用或許就是如此。
「也許你願意再嘗試一次來幫助一個聽得不是很清楚的人?」
「……tri-trick or treat。」
「好孩子。」
「先、先生──呃!」
剛剛還沒禮貌挑著人家下巴的手指在下個瞬間就用著不容拒絕的力道往才剛說完話還微微張開的嘴巴塞了個價錢昂貴的糖果。
小孩子被嚇到的表情喜感的可愛,被瞠大的螢綠眼中滿滿的驚愕很好的娛樂了一把的黑魔王嘴角的笑意加深,手緩緩向後,門扉在主人的引導下緩慢的向後退,露出了裡面華麗精緻非凡的內在。
「或許…聖誕夜的小鬼怪願意進來陪我享用一杯不輸給糖果的熱可可?」

伴隨著白霧冉冉上升的除了水蒸氣外還有一股甜膩的味道,被裝在白瓷裡的棕色液體被裝飾了幾個配合萬聖節造型的棉花糖,熱熱的觸感順著貼合的弧度傳達到掌心裡,讓人從裡到外的都暖活了起來。
Harry雙手環繞拿著對他來說有些過大的杯子,緩慢的啜著裡面很是新奇的香甜飲料。
Dursley家從來不會讓自己有碰到那些的機會,白開水已經是很好的待遇了。
所以Harry無比珍惜地喝著有些得來不易的飲料,畢竟秋天到了還只有夏衣能穿得也真的有些覺得冷,有個熱熱的東西喝總是好的。
Voldemort坐在一開始做的墨綠沙發裡悠閒地回復一開始的姿態,臉微微的靠在手背上半側著臉往另一頭的小身影偏過,嘴角上翹的看著Harry小口小口的啜飲的樣子。
真像是小貓不是嗎?
不過那一點一點喝的姿態是因為燙口的關係還是因為眼鏡不時的起霧呢?
輕輕將滑過唇邊,巧妙地用手掩飾了嘴角有些過大的弧度,過燙飲料的始作俑者Voldemort承認自己有些壞心眼兒。
『Voldy,你很幼稚。』
『親愛的,你得承認有時候我們得給自己找些樂子。』
至於樂子本身的意願與否則從來不在魔王的考量範圍內。
Harry偷偷的覷了眼低垂著眼撫摸著蛇的男人,小小的頭向兩旁看了一下,有些不明白剛剛聽到的聲音是從哪裡來的。
或許是那位先生在自言自語吧?
常常自己對自己說話的Potter先生搖搖頭,不是很在意的繼續低頭喝著熱可可,有些盡可能地想延長可以算是稀少的”美好時光”。
這是唯一一間他被允許前往的屋子,Dudley和他的夥伴們不喜歡任何能讓Harry開心的活動。
特別是能拿到對小孩而言彌足珍貴的糖果的活動。
所以他抓了個所有人都集中到總是能有很多糖果領的屋子前,趁大家搶著糖果的時候跑到距離有些遠、不是那麼明顯的屋子。
結果很驚喜的是房子的主人不只給了糖果,還附上一杯甜甜熱熱的可可亞。
溫暖的室內舒適的椅子上,小小的笑容在有些營養不良顯得過小的一張臉上浮出,Harry很慶幸自己選了個沒有人選的屋子。

不過一杯飲料的量就是那樣,就算再怎麼樣邊喝邊想、慢吞吞小小口的喝也總是會有見底的一天,Harry低著頭看著只剩泡沫的杯底,有些失落的將杯子放下,抬起頭望向眼前被他劃到溫柔可親的先生。
「謝謝你的招待,先生。」
「不客氣。」似乎是對那樣小小的身體所做出的完整鞠躬感到開心,Voldemort伸手揉了揉那頭看起來很軟的頭髮,將一旁櫃子裡看起來價格不斐的盒子拿出,將裡頭排列整齊一個又一個的糖果放到Harry的掌心。
「先生?」有些不解地看著手中的糖果又看看眼前的男人,在進門前就已經吃過糖的孩子顯然不是很懂這個舉動的意義。
「給你吧。」
制止了小傢伙說完謝謝就把糖收進口袋裡的舉動,掏了一顆糖剝去華麗外衣,抵上被熱飲蒸騰出漂亮顏色的唇,悅耳的嗓音用緩慢的音調無比誘惑的說,「在這裡吃掉吧,回去…應該就沒得吃囉?」
「…可是如果等一下還有人來,先生就沒有糖能──」
「Shhh…只給你,可不是所有的小鬼怪都向你一樣乖巧。」
「而我,喜歡乖巧的孩子。」
看著點點頭乖乖吃糖的孩子,Voldemort笑了笑。
Voldemort很了解對街的那群麻瓜有多讓人難以忍受,所以絲毫不害怕可能會得到Harry拒絕的反應。
更何況,到底有多少人能夠平安無事的拿到黑魔王賞的糖果而且吃完還能平安無事的呢。

濃郁的墨綠大床上躺著一個孩子,過大的衣服領口已經解開了幾個扣子,露出了底下泛出粉色的肌膚,水潤潤的眼睛和赤紅小臉上滿是遲鈍恍惚,連微微張開的嘴巴都只能發出一連串難以辨認的破碎字符。
看起來就像是喝醉一樣。
漂亮的手指順著臉頰的弧度往下,那種沁涼的觸感讓已經陷入迷醉狀態的Harry不由自主地追逐著,發熱的小臉跟隨著手指移動的方向就是一陣輕蹭。
「唔、好涼…」
「呵呵」
床邊的Voldemort隨意又優閒地逗弄著底下爛醉的孩子,像是找到有趣的玩具,不停地找著能讓小奶貓有其他反應的地方。
Voldemort覺得自己真的是無聊太久了才會覺得只是個孩子的反應也很有趣。
Slytherin很容易無聊,血統純粹造就的天份與力量讓他們太輕而易舉的能得到所想要的一切,所以很容易失去追求失去目標然後變得很無聊。
Salazar無聊到想試試看中二離家出走,Merope…則是想試試看苦情女主角的範兒結果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玩死了。
到了Voldemort就更無聊了,孤兒院想看看霸凌結果自己一個霸完全院,好不容易Dumbledore出現了他覺得終於有了一絲擺脫無聊的曙光,但很可惜的是玩了幾下Voldemort又無聊了。
不是他沒耐心,是被糖分腐蝕腦袋又跟德國老魔王虐心虐身一把的Dumbledore不成器,那些手段擺在百年前貴族們連宅鬥都不屑用。
所以說糖分不能吃太多,吃太多真的傷腦。
最後就乾脆弄了個不三不四玩切片又玩刺青的二貨上去頂岡算是也給了有英雄夢的Dumbledore一個交代。
至於預言,那從來都不是Voldemort考慮的範圍,時代悠久的家族自有一套趨吉避凶的方法,預言不過就是騙人的基本段數。
寓言裡說的是黑魔王,但若是洗白了呢?沒人知道黑魔法玩得出神入化的Voldemort其實也玩得一手好白魔法。
所以說,預言向來都是信了就輸了的東西。
「嗚嗯──」
被呻吟聲給拉回了思緒,低垂的眉眼看著底下被手指攪動的微開粉嫩唇瓣,內裡那種帶著濕潤的柔軟感覺讓人有些無法罷手,小小的舌頭被酒精麻痺的遲緩,只能緩緩地抵住舔著伸入口中的手指,濕熱麻癢的觸感從指間傳來,伴隨鼠蹊部竄上的熟悉感覺,Voldemort的唇角上揚了個邪氣的弧度。
已經等了太久了。
等著這個或許能讓他擺脫無聊人生的孩子長大,做些動作讓Harry在那一群蠢麻瓜的懷抱裡平安長大還能養出點肉,Voldemort覺得已經付出的足夠多,也給了足夠的耐心。
所以某天Voldemort發現自己對關注的對象起了一絲慾念的時候,沒花什麼時間就決定了要啃下去的行為,就算那在不論麻瓜還是巫師眼中都是不折不扣摧殘國家幼苗。
興趣轉換成性慾又怎樣呢?都養了那麼久了,吃一口也不為過吧?
低下頭輕輕咬了一口紅撲撲的臉頰,Voldemort表示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


小孩子的身體在酒精的影響下比平常要來的高熱,加上白嫩帶著孩童特有肉感所帶來的柔嫩肌膚,加上醇酒的香氣…那幾乎是會讓人忍不住咬下的美味佳餚。
將Harry小小的身體抱進懷裡,一手固定住後腦的吻上小小的嘴巴,挑起遲鈍的舌吸吮挑逗著,就連上顎和齒根敏感的地方都無一遺漏的玩弄過一遍,強制交換著彼此的氣息和口水。
孩子特有的清新味道被體內的酒精騰出一股難以形容的色香,熱烈的吻將血液中的化學成分發揮得更加徹底,越發渾沌的腦袋讓Harry只能跟隨著本能動作。
想得到足夠的空氣而張開的嘴被覆蓋住,掙扎的舌尖被當成挑逗的一部分而被熱烈吸吮著,無法被吐出的酒氣只能在熱吻之間越演越烈。
帶著童音斷斷續續的嗚噎聲在濕吻的聲音中顯得特別引人遐想。
咬了一下被輾壓有些腫起的嫩唇,Voldemort滿意的舔去Harry眼角被剛剛過激的熱吻所流出的淚水和來不及吞嚥的口水,啃上那從他一開門就想咬上的耳朵。
手指向下移往被衣服摩擦著挺起的小乳頭,揉捏與指甲輕劃的交互玩弄著底下這具單純白紙般孩童身體。
下次或許能再買一些不同的烈酒巧克力回來,或許還能享受到不同的滋味。
熱氣讓粉紅色的耳朵抖抖顫顫的,上面還印著一圈牙印,Voldemort咬上圓圓的肩頭,覺得眼前的小孩整個人就像是糖果做的,連嚐起來的味道都帶著股甜味。
他不喜歡糖果,卻對底下這具身軀的極其滿意,酒紅色的眼裡蒸騰著獸慾,就連屬於人類的瞳孔在此時都有些蛇類令人膽寒的味道。
乳尖已經在不停的玩弄下腫了一倍,就連底下不會起反應的小性器都被來回的玩弄了好幾回,細緻的大腿內部佈滿了深淺不一的吻痕,就連屁股上都有著被啃咬的痕跡。
或許就像蛇會將獵物完整吞下一樣想將整個泛著香氣的孩子都仔仔細細的品嘗過一遍。
順著背脊的凹陷向下舔過,Voldemort看著底下被倒上潤滑劑的入口和自己早已興奮不已的粗大性器,強烈的雄性氣味彰顯他現在有多興奮,只是Voldemort也很明白沒有經過一定的軟化也無法享受到最至高的快感。
看了眼底下昏昏沉沉的Harry,視線在對方被自己蹂躪的紅腫的唇,像是想到什麼似的,Voldemort扯出一抹肆意邪氣的笑意。
將Harry調整到朝著自己跪趴的姿勢,讓怒張的肉棒對著還一臉懵懂的孩子,帶著冰涼的手指將小巧的下顎抬起。
「Harry」
「嗯?」
「還想不想再吃糖呢?」
「嗝呃、想──」
「那…舔舔前面的糖果吧?」
悅耳的聲音刻意壓低的聲線有著誘惑的音調,蠱惑著無法思考的對象,帶著絲絲安撫與不容拒絕的力度,讓剛剛還天真吃著糖果的小嘴吻上早已沁出水光的性器。
「是什麼味道呢?」
「…鹹鹹的?」
帶著雄性氣味的精液混合興奮液的味道讓已經被酒精遲緩了味覺的Harry有些不確定,暈晃晃的視線讓他甚至不由自主地握著眼前對他來說有些巨大的肉棒。
「嗯?不是很確定的話就再舔舔,稍微含進去一點,對,就像是你喝熱可可一樣嚐嚐它的味道。」
誘拐著兒童口交的Voldemort的眼底明晃晃的充斥著滿意的神色,手指滑過被撐的突出的臉頰和不時低出口水的嘴巴一邊不時地指導著對方讓自己更加舒服。
另一手的手指則早已沒入小孩被撐開的後穴,三根修長的手指與大量的潤滑液正在渾圓的小屁股裡進出著,不時的曲起分開的將裡面充滿彈性的內壁揉開,將裡面會讓Harry有反應的位置記在腦中,直到確認內裡已經足夠濕潤之後才將手指抽出。
「做得很好,真是個好孩子呢…」
輕輕揉了揉蓬亂的軟髮,讓被塗上一層口水的性器從賣力的孩子嘴中移開,溫柔地的親了親腫腫的小嘴,看著聽了稱讚就露出笑容的Harry,Voldemort舔過對方夾邊的汗水,「好孩子會得到獎勵。」

將全身無力軟軟的Harry往自己的方向抱了抱,接著抬起短短的腿放在大腿上,早已興奮的紫紅的龜頭前端牴觸還吐著潤滑劑的小肛門,一個挺身緩慢而堅定地送入。
「嗚!嗯啊──痛──」
「Shh…忍一下,Harry是乖孩子,忍一下下就好了。」不停的安撫親吻開始因為疼痛而哭起來的Harry,但勁瘦的雙手卻不容許逃脫的把小小的孩子固定在自己的懷中,然後繼續殘忍的一點一點讓粗長的肉柱破開緊緻的內裡。
無法抵抗只能用力抱緊尋求安慰的Harry已經轉變成啜泣,幾乎整個身體都被抱在Voldemort的懷裡,被迫由下往上的接受著不該由一個孩子接受的粗大肉棒。
終於感受到Harry屁股貼合上了自己的大腿,Voldemort順著脊骨的線條來回撫摸著Harry因為疼痛而繃緊的身體,吻了幾下因為淚水而有些發紅的眼角。
「真是個好孩子呢…」Voldemort說著又親了幾下紅嘟嘟的小嘴,手指輕柔按壓著被撐開到極限的穴口幫助放鬆,忍耐住想狠狠埋入抽出的慾望。
「現在還痛嗎?」
只有些許沙啞的柔和音調讓Harry稍稍放鬆了下來,只是小臉似乎有點為難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Voldemort輕笑了幾聲,臉頰和對方帶著肉感的臉摩擦了幾下。
「是什麼感覺,跟我說說看?」
「唔…剛開始痛,可是現在裡面脹脹的。」
看著Harry孩童的聲線用著有些少的字彙試圖描述他無法形容的古怪感覺,Voldemort勾起邪美的笑容,在Harry有些愣愣的表情下將對方壓倒,緩慢地開始挺動腰部,一下下一次次的加重加快。
小小的屁股被固定在胯部,接受成年男人的性器的埋入抽出,屁股的兩瓣中間佈滿了被擠出的潤滑液,在一下下的摩擦中逐漸變得更加黏稠。
晃動的視線讓Harry顯得更加昏沉,無意識張開的小嘴發出了一聲又一聲喘息聲,配上緋紅的臉頰有著不屬於這個年紀應該有的慾色。
明明知道孩子的身軀對於性愛的快感體會不比成年人,但看到Harry這樣的姿態還是讓Voldemort感到愉悅,那些小小聲嗯嗯啊啊幾乎是被動做推擠出的反射聲音和粉色的身體讓他有著Harry正在一起享受的感覺。
於是他低下頭抵上Harry汗濕的額頭,濃郁的深紅色調對著迷離成一片茵綠的眼睛,沙啞地問著:「Harry感覺怎麼樣呢?舒服嗎?」
「好大…嗯!肚、肚子都滿滿的…啊!嗯!」
「脹得滿滿的是嗎…那這樣舒服嗎?」
「唔咿──好奇怪!嗯、哈啊!」
內部的敏感點被龜頭狠狠頂注重重摩擦過的感覺讓Harry尖叫了起來,從來沒有品嘗過慾望的身體第一次被這樣刺激著,幾乎到了無法承受的地步。
淚水被欲望逼出在眼眶裡打轉,粉色肌膚配上汗濕的髮和無意識流下口水,讓他整個人都充斥著濃郁的色香。
Voldemort的呼吸變粗,埋在Harry雙臀間的性器都也脹大了一圈,眼底的慾望在眼前的美景下張牙舞爪的幾乎滿溢而出,嘴角扯出一抹可以說是獸類的笑容,他俯下身,就是一陣猛烈的衝撞侵犯。
擺脫了一開始的優雅,Voldemort享受著被炙熱與緊緻包圍住的快感,啃著被捏的通紅的乳頭,牙齒一下又一下的輕咬著企圖引出潛藏在這具軀體下的所有快感。
「啊!啊!嗯啊!」
「舒服嗎?」
「嗯!舒服──」
Voldemort聽著被撞擊的只能發出短短呻吟的童音,趴伏在Harry的身上,將熱氣送往粉紅色的耳朵邊,誘惑著不解世事的孩童陪他一起墮落。
「喜歡我給你的嗎?」
「喜!歡!」
「喜歡做愛嗎?」
「嗯!」
Harry無意識地在重複著Voldemort的話,全然不懂自己回答的內容。
聽到這些對此時情況幾乎能說是淫亂回答的Voldemort低低的笑了起來,箝住肉肉的腰身往自己的方向一拉,腰部前後擺動將最頂端的龜頭拉到幾乎退出穴口在用力地埋入,刺的比以往更深更重的力度讓原本就已經無法承受的Harry更是張大嘴巴的渴求著空氣,連單個字的呻吟都發不出。
傘狀的頂端狠狠的刨刮著幼童柔軟的腸壁,粗長的柱身有力的埋入到最深處,撞擊最敏感的地方,刺激緊緻的內部顫抖出陣陣痙攣。
緊抓著、用力的、完全的強取豪奪不留餘地,Voldemort享受的內部越來越狂亂的擠壓,在內部的一個猛烈擠壓下將肉柱往裡擠壓到沒有空隙,享受著麻藥般的快感席捲而上腦幹流淌到四肢骨骸,任由慾望洶湧的在青澀的孩童身體裡澆灌。
被熱燙精液灌注的瞬間,Harry幾乎覺得自己的內部要被燙壞了,內部敏感的將熱度傳達而上的感覺讓他不由自主地張大眼睛,就連身體都抽搐了起來,直到Voldemort釋放完才緩慢的停止了下來。

充滿雄性氣息的房間哩,原本奢華的大床已經是一片狼藉,Voldemort啃了啃幾乎昏過去的Harry的頰邊,還有些尚未饜足的臉上露出有些可惜的表情。
但他很明白Harry的身體無法承受太多的性愛,只是略為不滿的往滿身痕跡的身體又咬了幾下。
來日方長。
瞥了一眼已經接近午夜的時鐘,將軟綿綿的孩子抱起,輕巧的幾個無聲魔法和魔藥就將滿身狼狽的Harry回復到一開始的狀態,就連衣服都是乾淨無比。
起身將自己回復到完美的狀態,抱起陷入沉睡的Harry,踏著月色,在魔髮的隱藏下沒被發現的將人送回水蠟家的那棟房子裡。
完美的就像是今天的一切不存在一般。

「乖孩子,下次再一起玩吧。」薄唇在Harry的頭上印下一吻,Voldemort的臉上是奢華的近乎邪魅的笑意。
我會,很期待你的成長。
不論是哪方面。


一筆:我怎麼沒狠下心讓黑魔王被逮捕(發哥













無的讀後心得:據說有後續阿總裁快點!(敲碗

COMMENT



發表留言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