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2-Sun-22:13

[ Kingsman ] [Kingsman][Harry/Eggsy][NC-17有]晝夜難眠 全一發完

[Kingsman][Harry/Eggsy][NC-17有]晝夜難眠 全一發完

警告提示:
哈叔癡漢化有,半夜騷擾蛋蛋的梗
如果無法接受請勿往下看~
其實我真誠懷疑叔做的事其實是我想對蛋蛋做的(X
其實我真的最愛的是叔啊!但總覺得蛋蛋好可口好想吞(被叔打走
晝夜難眠




清晨的肯辛頓區總是帶點冷冽的霧氣,讓整個城市像是覆上一片薄紗。
Eggsy此時才剛從一夜情對象的被窩中鑽出來,準備回到位於肯辛頓的房子,畢竟青年還是習慣回家打理自己後再到裁縫店開會。

雖說是一夜情,但其實大多時候Eggsy就真的是純上床睡覺,不過如果長久這樣下來,有些對象會不滿,避免麻煩Eggsy的解決方式就是使用失憶針了,只是使用次數太過於頻繁,甚至還被魔法師警告補充失憶針需要的花費要從他薪資內扣除。

Eggsy也覺得這個毛病挺讓他頭痛的,但是如果沒有人陪他睡覺他就會失眠。


這個毛病大概是從Harry在肯塔基教堂那邊被那個該死的黑人開一槍之後才有的。

只要沒有人陪在他身邊,他就會一直夢見Harry在他的眼前被開槍的畫面,那個畫面總是讓他從夢中驚醒,然後再也無法入睡。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Eggsy開始遊蕩流連在一些高級酒吧內尋求慰藉,有時對象是女人,有時是男人。

對於女人其實Eggsy並沒有很挑剔,只要對得上眼個性不錯的就會成為他所挑選中的對象,但如果是男人的話,Eggsy總是下意識選擇穿著高級布料製成的手工西裝,戴著黑框眼鏡的儒雅男性,只是這樣的男性並不多,所以一直以來Eggsy跟女性發展一夜情的機率比較高。

而這個習慣就算他的導師Harry Hart活著回來後也還是沒有改變。Eggsy覺得有些茫然,不知道是真的養成要有人陪才能入睡的習慣,又或者,自己在逃避一些連自己也說不清楚的事。

有些出神的想著,金髮青年掏出鑰匙打開大門。

在以為Harry去世的時候,Merlin將這棟房子分配給Eggsy,但後來Harry回來了,Eggsy本想將房子還給老紳士的,但對方卻建議Eggsy也住下來,如果出一些較危險的任務受傷時才不用回家面對自己母親的詢問與擔心。

青年想了想,覺得Harry的提議並沒有錯,所以他就繼續住下來了,只差別在於從主臥室搬到客房去。


大門打開後踏進房子內,意外的發現Harry已經做好早餐坐在餐桌旁閱讀報紙了。而老紳士居然也準備了自己的份!

「Harry,早。」
青年有些悻悻然的搔了搔鼻尖,有點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面對Harry會緊張,雖然青年後來都下意識歸類於Harry就像父親一樣充滿威嚴的緣故吧。

「早,Eggsy。」
男人挑了挑眉,隨即聞到空氣中帶著一絲微弱的男士用香水的味道,而且很肯定不是Eggsy的。畢竟男孩所使用的香水是自己親手挑選的,跟自己用的品牌一樣,一下子就可以分辨出來了。

這個認知讓Harry皺了皺眉頭,覺得胃部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燃燒,讓他異常的無法忍受,於是在Eggsy還呆站在樓梯口前,Harry整齊的摺好報紙慢條斯理的開了口。
「作為一個紳士,何不先去打理自己再過來享用早餐呢?」



剛泡好的紅茶香味完美的揉合空氣中瀰漫著炒蛋與培根焦脆的味道,餐盤與刀叉碰撞的聲音在寂靜的餐廳中顯得格外清晰。Eggsy覺得氣氛好像莫名的有點僵硬,使得早餐有些吞不太下去,但這可是Harry親手為了自己做的早餐,再怎樣還是要抱著珍惜的心情吃完它。

為了忽略那種莫名的尷尬氣氛,Eggsy開始腦袋放空邊吞下煎得焦脆的培根邊想著今天的會議又會被指派什麼任務,前幾天是被派到加拿大去解決脅持大使館的武裝份子,不得不說那群腦殘的傢伙居然讓自己的眼鏡破損,害他被Merlin削了一頓,早知道不是只卸了他們的胳膊,而是用別的方法好好的回敬一下。

吞下最後一口炒蛋,Eggsy放下刀叉喝了口紅茶後,正想著要起身將餐具端去流理臺清洗一番時,坐在他對面的導師兼現任上司,那位總是完美優雅的紳士Harry Hart收起報紙,隨即看了Eggsy一眼。

「Eggsy,我有話想跟你聊聊。」

來了!

Eggsy在內心哀嚎了一聲後,停住本來想起身的動作,雖然表情沒有顯露出來但是內心正在懊惱的撓牆,他是不是又做了什麼讓Harry不高興了?
每當Harry做出面無表情待在餐廳看報紙等待自己的這種舉動時,大概又是自己哪邊做錯了。


「Harry,有什麼事嗎?」
Eggsy想著反正橫豎都是一刀,不如自己先主動詢問,那什麼,早死早超生…..呸呸!是勇敢果斷才對!

「我發現,從我回來以後,你每天晚上似乎都沒有回到這裡睡覺?」
Harry取下眼鏡,棕色明亮的眼睛瞇了瞇看著Eggsy,眼前的青年聽到自己的話縮了一下身子,就像準備挨訓的小狗。
「是因為我的關係嗎?」

聽見這句話,Eggsy僵了僵,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

「呃,其實不全是你的關係,大部份是我自己的問題。」

「你的問題?」

面對年長者的疑惑,也明白對方是真的關心自己,Eggsy頓了頓,拋棄了那種莫名其妙的心虛跟彆扭感,認真的回答Harry的問題。

「雖然我覺得這樣很難為情,不過如果是Harry的話,我可以跟你說。」
抿了一口紅茶,Eggsy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

「我會做惡夢,如果沒有人陪在我身邊跟我一起入睡,我會一直做同一個惡夢並驚醒,然後再也無法入睡。」

像是想到什麼難受的事,Eggsy聲音越來越小,臉色也不太好看,而Harry並沒有漏看Eggsy這些細微的表現。

「惡夢?我記得醫療部每個月都有健康檢查跟心理評估,他們沒有檢查出這個嗎?」
居然讓騎士保持不穩定的狀態出任務,看來該找時間跟醫療部的主管好好的溝通一下了,居然讓我的Galahad就這樣去出任務,若是有什麼意外發生呢?
Harry想著哪天下午茶找醫療部的主管好好的”溝通”,卻沒發現自己對Eggsy的看法是以”我的Galahad”這種充滿獨佔慾的方式來思考。

「就是因為我不想讓這件事影響到我的工作,所以才在沒任務時,每晚找個人來陪我睡覺。」
完全講開後Eggsy露出一抹不甚在意的笑容,試圖想讓他們兩人間的對話輕鬆一點,只是他那一向嚴肅優雅的導師聽見這句話眉頭皺得更深。

「那個惡夢有需要到你每晚找人一起睡嗎?況且你是一個Kingsman,我不認為你再這樣下去,不會有哪個有心者利用這點來套出一些情報。」

說到這裡Harry似乎有些生氣,但他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氣,老實說青年私底下的生活跟他並沒有關係。
但這種感覺就跟Merlin戲謔的拿青年跟瑞典公主睡過的影像給自己看完後,自己為了那種莫名奇妙的怒意,跑到Kingsman專用靶場打完整整十發彈匣後,情緒才稍緩了一下。
然而現在青年以一種無所謂的表情聳著肩說著每晚都找人一起睡,或許還不止女人,像今天青年身上帶著的就是別的男性的香味,這讓Harry感覺非常不愉快,像是認定屬於自己的東西其實它從來都不屬於自己的一樣。

似乎感覺到Harry的怒意,Eggsy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對方一眼,雖然自己要跟誰睡其實Harry管不著,但他就是不想讓Harry生氣。

「因為我每次,都會夢見你被Valentine開槍的那幕。」

「一開始,我幾乎每晚都夢到,然後就再也無法入睡。」

「在你還沒回來前,我能感受到這間房子處處充滿了你的氣息,跟你相處的24小時裡,就足夠讓我知道你平時在房子內的一舉一動。」

「每次看見這個房子內的佈置,就會讓我想起你還在時的樣子,接著又想到其實你已經死了,我就覺得我快瘋掉了。」

「可是,我卻又他媽的不想搬離這個房子,即使再痛苦再悲傷,這房子內還是充滿了你存在過的痕跡。」

「夜晚來臨,我在你的床上睡覺時卻總是不斷的夢見你死去的情景,讓我睡不到幾個小時後就驚醒,即使我喝著伏特加也無法幫助我入眠。」

「後來我終於無法忍受到酒吧尋歡,雖然只是臨時起意,但我發現如果有人陪著我入睡,我就暫時不會再被夢境驚醒了。」

「即使你回來了,我還是會偶爾做這個夢。」

「或許,我是怕你還活著這件事也只是個夢境吧?」

Eggsy喃喃的說了一大段,而青年的話讓Harry的心一沉,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對青年來說有這麼重要,青年那彷彿快破碎的樣子讓他覺得胸口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扎,讓Harry本來帶著微怒的心情也跟著沉靜了下來。

一陣沉默後,Harry低著嗓音率先的開口了。

「我很抱歉,因為我的關係讓你住在這裡的這陣子感受到這種感覺。」

Eggsy一聽,認為Harry是理解了,正想開口問Harry需不需要自己搬出去住時,對方接下來的話卻讓Eggsy以為自己其實還在做夢沒有醒來。

「所以,我有個提議,你接下來的每個晚上,就跟我一起睡吧。」

「呃?不好意思,Harry,如果我沒聽錯,你是叫我進你房間,跟你一起睡覺?」
青年覺得自己的表情應該很精彩,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所景仰,完美的紳士兼導師會突然對自己這麼說,Eggsy覺得自己應該還是沒睡醒才會聽到這有如幻覺的話。

「沒錯,你並沒聽錯。」
看著青年一臉糾結、臉快皺成包子的樣子,年長的男人莫名的覺得輕鬆了下來,勾著一抹溫柔的笑意再次不容反對的聲明了自己的建議。況且青年的心病是因自己而起,那麼讓自己解決它不是剛好嗎?

「Eggsy,你說你要有人陪著睡才不會做惡夢,而我正是你的惡夢根源,讓我解決它不是很好嗎?就算你再次驚醒,但只要看到我陪著你,你應該就會知道,那個夢並不是真的。」

在青年還想說什麼反對前,男人又先一步堵住對方的退路。

「況且剛剛前面我說了,怕有心人利用這點,不是我不信任已經是位優秀的Kingsman的你,而是能避免,就盡量避免掉這點,不是嗎?」

雖然有點震驚,不過Eggsy想了想,覺得自己的導師的建議是對的,於是青年咬了咬下唇,接受了對方的提議。

「好吧,Harry。」





難得今天Merlin並沒有指派任務給Eggsy,只是要青年幫忙測試追加在眼鏡上的新功能,而Harry做為Arthur的工作也難得的不怎麼多,於是兩人晚餐留下來陪著Merlin用餐,順便討論新的武器開發想法後再一起回家。


「Eggsy,你要喝點晚茶再睡嗎?」
看著剛洗完澡帶著自己偏愛用的沐浴乳香氣的年輕人,Harry再次覺得那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又湧上來了,只是,這次他在一整天忍不住觀察青年,並思考的時候,終於知道那種感覺是什麼了。

注視了Eggsy這麼多年,一直以為那種感覺只是長輩對於晚輩的關懷。
Harry在內心自我嘲解著,哪有長輩會這麼介意晚輩跟誰睡甚至動怒,自己或許都下意識這樣遮蔽自己的感覺跟雙眼,一直到現在才不得不看清事實。

他喜歡Eggsy,所以以往自己那些莫名其妙的反應都得到了解釋,都這把年紀了才明白跟體會到,那個行為就是嫉妒。是的,他嫉妒那些跟Eggsy睡過的男男女女。
知道自己的真正想法後,Harry勾起笑意。

所以,青年現在也沒機會跟其他人睡了。
他會慢慢的誘導Eggsy自動的走進自己的懷抱,然後以名為溫柔與寵愛的枷鎖套牢青年,讓青年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已經無法逃開。

兩人的職業的特殊性讓年長的紳士果斷的斬斷年齡溝鴻的枷鎖,而且比起在意年紀,他更怕Eggsy會比自己早一步離開,因為青年現在是位於高風險的外勤職務,而自己接下Arthur後便很少出外勤了,怎麼說都是可能隨時失去青年的機會比較多。
所以,在青年洗澡時仔細的思考了一陣子後,Harry決定面對自己最直接的想法跟慾望,並打算讓青年逐漸習慣自己,讓他無法離開自己。


「可以給我一杯伏特加嗎?這樣應該比較好睡。」
Eggsy揉了揉眼,或許是要跟Harry一起睡心情放鬆了下來開始有了睏意,這可真是神奇,他從來都沒發現Harry對自己的影響其實很大。

「當然,喝完你就先去睡吧,我跟Merlin確認一下明天的會議,我等等洗完澡後再去睡。」

幫青年倒了杯伏特加後,Harry隨即用眼鏡連絡上Merlin,而一旁的Eggsy喝完酒後乖巧的拿杯子去洗乾淨才走向主臥室。
待討論完明早的會議內容後,Harry望著Eggsy消失的地方隨意問了問。

「Merlin,你知道Eggsy會失眠這件事嗎?」
『噢,Eggsy告訴你啦?擔心那些男男女女會纏著他?』
「你知道我想說什麼。」
『放心,你的小狗做事很細心也很俐落,那些人都挨了失憶針,估計都不知道自己跟誰睡了。』

Harry不動聲色的挑了挑眉,看來他把Eggsy想的太無害了一點,的確,若青年不夠細心謹慎,他是無法當上Galahad的。本來是想請軍需官解決可能產生的麻煩,不過他的男孩都已經解決了自己就不必再多浪費時間了。

「那麼沒事了,明早會議再繼續討論吧。」

切斷連線後Harry拿著浴袍走進浴室,發現細心的青年早已幫自己放好泡澡用的水在浴缸內,Eggsy這個貼心的舉動讓男人的嘴角不自覺的浮上溫柔的笑意。Harry清洗完自己後,泡了一下熱水讓自己因公務而緊繃的身體得到緩解,擦乾頭髮走回房間。

一回房便看見Eggsy開著橘黃色的小燈蜷縮在被窩內熟睡著,現在的氣候比較冷了一點,所以青年幾乎整個人埋在柔軟溫暖的被窩內,只露出蓬鬆的金髮散落在枕頭上。

不過Eggsy的睡相大概不怎麼好,三分之二的床鋪都被他佔了去,Harry關了小燈後將Eggsy移了移,替自己跟青年蓋好被子後準備睡覺。

Eggsy蹭了蹭枕頭又翻了個身拉走一部份的被子,在Eggsy第三次翻身後,Harry意識到對方可能整晚都是這樣翻來覆去,想了想,年長的男人決定用雙手箍住青年不再讓他亂動。

意外的,Eggsy被自己環抱住後就老老實實的不再動了,因為剛剛不斷翻身的關係,浴袍鬆開了,Harry替Eggsy拉了拉浴袍,指尖劃過Eggsy的皮膚時,棕色眼睛暗沉了一下。

一想到那些跟Eggsy睡過的男男女女都摸過Eggsy的身體,就讓他非常不悅,即使青年大多只是純睡覺。

不過現在Eggsy就在自己懷裡,是屬於他的,想到這點Harry按捺不住自己的動作,保養得宜的優美指尖帶著適中的力道滑過青年的結實胸膛,引得青年反射性呻吟一聲,見Eggsy沒有醒來的意思後,Harry繼續帶著不輕不重的力道揉捏著Eggsy纏著被子的大腿。

「唔………」
睡夢中被人這麼一摸,Eggsy呼吸有些微亂的往後磨蹭了一下,然而他隔著衣料磨蹭到Harry的慾望,這讓年長的男人呼吸一滯,隨後低了頭埋在青年的頸椎。用舌頭濕潤頸椎處後,開始細細的啃咬,雙掌也撥開Eggsy的浴袍,流連在Eggsy的乳尖及大腿內側撫摸按壓著。

「嗯………」
熟睡中的Eggsy感覺到似乎有人撫弄自己的大腿跟胸口,Eggsy反射性短促的呻吟了一聲後將自己湊近那讓他覺得很舒服的撫弄,隱約聽到有個喘氣聲後,接著Eggsy覺得有股濕熱的氣息輕輕的舔著自己的唇瓣,那股氣息沿著下巴親吻到頸窩時,Eggsy感覺到自己的下半身被人輕柔的包覆住並揉弄著,而屁股上似乎也有個灼熱緊繃的東西頂著。

大概是做夢吧。

總是沒睡好的Eggsy覺得這樣太舒服了,並模模糊糊的想著跟以往的惡夢並不一樣,這個夢雖然讓他莫名的害羞,但也想要更多,他渴望被撫摸,於是他反射性扭著身體湊上前,而似乎是獎勵似的,Eggsy毫不意外的得到他想要的禮物。

「啊…唔……哈………」
耳邊感覺傳來低沉濕熱的氣息舔著耳朵,處於睡夢中的Eggsy腦袋早已成了一片糨糊的無法思考下身被磨擦揉弄的快感是從何而來,只能下意識微微的挺動自己的腰,磨擦著帶給他快感的物體,隨後Eggsy在那個物體惡意的磨擦自己的頂端後高潮。

「Eggsy……」
高潮後的青年深深的陷入睡眠,Harry看著自己的手還滴著青年剛射出來的溫熱液體,然後將Eggsy射出來的濁白液體用紙巾擦拭完畢後,輕柔的讓青年翻身面對自己。
Harry溫柔的舔吻Eggsy的唇,並試圖將舌頭探進對方的口腔內,接著他讓Eggsy的手指握住自己還緊繃著的下半身,用青年的手幫自己磨擦套弄,輕咬著Eggsy的肩膀,喘著氣感受著對方的手掌溫度快速的套弄著,隨後Harry將自己的精液射在青年的手上。

有些戀而不捨的用濕潤的傘狀頂部磨擦了一下青年那被自己射滿精液的手掌,Harry微喘著氣溫柔緩慢的親了親Eggsy,看著對方渾然不覺並熟睡的樣子,Harry將Eggsy的手擦乾淨並抱住對方自言自語。

『這或許是我做過最不紳士的一件事吧。』Harry如此想著,不過被這麼摸還都沒有醒來,或許真該好好教育一下Eggsy對於危機意識的留意及處理。

笑了一下,Harry處理好兩人凌亂的衣服,去洗了個手後再次上床抱緊Eggsy,接著跟著睡去。

「唔……?我怎麼會在Harry懷裡…?」
早晨醒來,Eggsy發現自己被年長的男人從身後環抱住,Eggsy覺得跟Harry一起睡意外的好睡,但Harry居然抱著自己睡覺,難道年長的男人有抱著東西睡的習慣嗎?這點倒是讓Eggsy有些意外,只是Harry的懷抱讓他覺得很舒服,所以原本剩下一點點的反對之心也消失殆盡。


Eggsy起身後,Harry也張開那棕色的眼,以那滿是深意的眼神看著青年離開的方向思考著。

之後似乎是養成習慣了,幾乎每晚,男人都在Eggsy熟睡後,撫弄挑逗自己的年輕學徒一番,並用對方的手幫自己解決生理需求後才睡去。

不過有時也只是觸摸而已。

他著迷於像對待藝術品般,輕柔的撫摸Eggsy精瘦緊實,曲線優美的身體,指尖每次滑過Eggsy的皮膚愛撫時,都能讓熟睡的青年本能的往自己懷裡鑽。對於Eggsy下意識的舉動,Harry總是覺得內心瞬間漲滿了滿足感,然後盯著Eggsy睡著的臉看了很久,才輕輕的在Eggsy的額頭間覆上一個晚安吻。







「早安,Galahad。」
難得短期結束任務到總部報到的Roxy穿著格子套裝,紮著清爽的馬尾從Eggsy背後靠近,還不待青年轉身打招呼前,Kingsman唯一的女特務以那優秀的視力,看見同僚兼好友的後頸有個逐漸泛紫的紅點。

「早啊,Lancelot…..唔!?」
還沒打完招呼,Eggsy就被一股力道抓住肩膀往後拉,幸好反應靈敏才不至於摔倒。
「Roxy,這樣很危險。」

「放心,在你摔倒前我可以公主抱你的。」
Roxy像是確認完什麼一樣,勾起調侃的笑意拍了拍Eggsy那頭梳得很整齊的金髮,開口揶揄道:
「你這次找的對象獨佔慾可真重,脖子上都留下好幾個吻痕了。」

「什麼?情人?吻痕?」
Eggsy顯得一頭霧水,青年摸了摸自己的後頸茫然的回應好友。
「我已經很久沒有跟別人在一起了,而且只要沒有任務,一下班我都是回家睡覺。」

「回家睡覺?你是說回Arthur家睡?可是你不是………」
Roxy顯得有些疑惑,她知道青年的毛病,可她只是Eggsy的好友,並不是情人,她無法陪著青年,所以也只能看著青年每晚都找個陪睡的對象睡覺。
然而Eggsy現在卻乖乖的回家睡覺,感覺像是發生了什麼一樣。

「唔,這是Harry的建議,而且他說的也沒錯,要是有人利用這點來套取Kingsman的情報,就來不及挽回了。」

「建議?什麼建議?」
女孩挑了挑眉,她有預感青年接下來說的話或許是自己預料過的那樣。

「唔,就是Harry每晚都陪我睡覺………」
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脖子,以為Roxy會揶揄自己,但好友卻沒有什麼特別反應。

「原來如此。」
年輕的Lancelot沉著的想了想,看了看Eggsy的頸窩處,又往青年的肩頭拍了拍,像是了解了什麼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跟Harry一起睡讓你很高興吧?」

「唔!你在說什麼……」
好友突如其來的一番話讓Eggsy愣了愣隨即漲紅了臉,Roxy則饒有興致的盯著青年結結巴巴的表情與動作,這可真是新鮮。某方面來說Eggsy無論對方是誰,是男是女,他總是能露出得體的微笑帶過自己的問題,可是當對象是Harry時,Eggsy彷彿將應對方式都給JB吃了一樣,完全像個毛頭小孩被問到喜歡的對象時的反應。

「你很喜歡Harry,不是嗎?」
看了Eggsy身後一眼,小聲的湊到對方耳邊說了這麼一句後,不等對方的回答,Roxy轉身逕自往會議室走去,Eggsy愣了愣也想跟著對方身後走,一隻溫熱的手掌搭上自己的肩膀,從容優雅的嗓音在自己耳邊響起。

「怎麼了?愣在這裡。」
隨著聲音來源望過去,Eggsy見到的是自己的導師Harry Hart,愣愣的望著對方關心的神情,Eggsy總覺得自己突然好像明白了什麼,對於Harry的感覺。

「唔,沒什麼,Harry你就算成為Arthur,遲到的老毛病還是一樣。」

「你不是也繼承了Galahad遲到的傳統嗎?Eggsy。」

確認青年似乎是沒事後,Harry微笑的鬆開摟著青年的肩膀的手。

看著原本總是穿著運動衫跟球鞋亂跑的青年,在自己的教育下成為一個舉手投足都優雅自信的紳士,Harry除了自豪外,對於佔有Eggsy的想法又加深了些。

如此優秀的青年每晚都溫順的靠在自己懷裡沉睡著,即使自己對Eggsy做出相當於性騷擾的撫弄也沒有醒來。

Eggsy如此的信任自己,讓Harry偶爾有些黑暗的想法會冒出來。

他想看著青年一臉茫然的跪在自己的勃起緊繃的褲檔前,讓Eggsy用嘴巴拉開自己的褲檔拉鏈,接著自己再將腫脹硬挺的陰莖插進青年的嘴巴內,粗暴的操著青年的口腔,讓Eggsy因為粗大的陰莖深深插入嘴中產生的反咽反應而含著眼淚。

或者用兩人慣用的領帶縛住青年的眼睛與雙手,讓對方躺在會議桌上,接著命令對方將襯衫半脫並光裸著下半身,他會維持紳士的儀態穿著西裝溫柔的進入青年,在Eggsy受不了溫柔的折磨後再用力的操他。

只是這些想法或許要再過一陣子才能實現,Harry有這個自信,就像獵豹捕獲獵物前,會耐心的潛伏等待,最後再以致命的力道一口咬上獵物的頸脖。

他是個很有耐心的人,可以等待Eggsy走進自己的懷抱。


完全不知道Harry的想法的Eggsy只是偷偷的看著沉思中的男人,然後再默默的轉回自己的頭思考著。
他現在才發現Harry的一舉一動如此的吸引他,不,或許從警局那時,他就深深的被對方吸引了。








接下來的時間內,Eggsy幾乎滿腦裝滿了跟Harry有關的事,幸好對方今晚似乎會晚些回家,剛好避免掉見到對方的尷尬感。
因為Harry不在,Eggsy就隨便做了個簡單的晚餐吃,吃飽後抱著抱枕看了一下電視,但似乎沒有什麼感興趣的節目,Eggsy只好去洗個澡早早就爬上床睡覺。


柔軟的枕頭及被子都充滿了Harry的氣息,那股沉穩的氣息總是能讓他非常安心。
Eggsy發現,自己其實早就喜歡上Harry吧?那個總能將英挺的西裝穿得無比性感,操著一口標準的英倫腔的老男人。
Harry對自己很溫柔,更別提總是將自己擺第一位,或許在自己還小的時候,對方就一直在遠處默默的關心著自己吧?
從Harry出現在自己的生命中開始,他的存在對於Eggsy來說,已經變得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存在了。

啊啊,所以,在以為失去Harry時,自己才會天天夢見他死去的那幕,驚醒後發現自己的眼角總是泛著淚水。

Eggsy心口一緊,反射性的抱緊被子將自己埋了進去,他覺得越是想著Harry就越睡不著。正想把自己完全埋進被窩時,敏銳的聽力聽見大門打開的聲音。

Harry回來了?
聽著對方上樓穩健的腳步聲,Eggsy反射性的閉上眼睛裝睡。

「Eggsy?」
溫柔的嗓音嚐試性的叫了一下,發現Eggsy似乎是睡著了並沒有回應自己後,Harry打算洗個澡再上床就寢。

聽著年長的男人踏進浴室的聲音後,Eggsy將閉著的眼默默的張開,隨即聽著浴室內傳來的水聲,想像著Harry洗澡的畫面。

男人肯定有個很好的體格,這點在Harry偶爾只穿著襯衫時,讓Eggsy有很深刻的印象。那透過槍套束緊的襯衫下,隱約浮現隆起的結實肌肉的腰腹,總是讓Eggsy既羨慕又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雖然自己身材也不錯,但比起長期鍛鍊的Harry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想著,Eggsy忍不住想觸摸自己微挺的陰莖,只是他覺得拿著自己的仰慕對象來性幻想是褻瀆對方,頓了頓,馬上將自己的慾念消停了下來。
……還是別想了乖乖睡覺吧。

而身後不知道何時洗完澡的Harry擦乾頭髮準備上床睡覺。爬上床的年長男人習慣性的將青年摟進懷裡,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動作,Eggsy一瞬間僵了僵身子,而這點小動作也被男人發覺了。

原來每天晚上都是Harry主動抱著自己睡覺嗎!?Eggsy驚嚇了一瞬間馬上意識到自己是裝睡又放鬆了身體,然而Harry瞇了瞇雙眼看著緊閉雙眼的Eggsy後,想了想,接著露出一抹堪稱不懷好意的笑容,低頭親吻啃咬青年的頸窩。

「!!」
完全沒料到後方男人接下來的舉動,Eggsy僵直了身體,但他還知道不要發出聲音,於是他繼續緊閉著雙眼,可很顯然的,對方沒打算那麼快就放過他,Harry拉開Eggsy的浴袍後,跟平常一樣,雙掌開始撫摸Eggsy的身軀。

他知道Eggsy醒著,所以故意愛撫對方的身體,他想知道Eggsy能容忍自己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知道對方是清醒後,Harry的撫摸變得更直接了。

左手揉捏著Eggsy因興奮而挺起的乳尖,右手拉開青年的內褲輕柔的用手掌揉捏推擠鼓脹的囊袋及微挺的柱身。被Harry這麼一摸,Eggsy腰一軟,緊閉著眼喘著氣,反射性的將臀部往後磨蹭,隨即感受到股間有個熱燙的東西抵住自己。

Eggsy覺得自己或許應該稍微抵抗一下,但對他這麼做的人是Harry,讓他完全不想反抗。雖然不知道為什麼Harry要對自己這麼做,但他願意讓Harry這樣撫摸自己。
承受著對方的愛撫及套弄時,Eggsy感受到Harry將自己粗大的陰莖擠進自己雙腿間抽動磨擦著。

噢,天哪,這樣真是太多了,Harry怎麼可以………
Eggsy邊喘著氣邊任由男人舔吻吸吮自己的肩膀,感受到男人逐漸低沉的喘息及套弄自己加重的力道,而Eggsy腿間還夾著Harry加快速度磨擦挺動的陰莖,那磨擦在自己大腿的感覺既燙人卻又充滿勃發的生命力。
Eggsy敢發誓明天起床自己的大腿肯定會變紅了。

模糊的腦袋尚來不及細想,Eggsy因受不了男人帶給自己的快感將濁白的液體射在Harry套弄著自己的手掌上,而身後的男人也將熱燙的精液射在Eggsy的腿間。感受著Harry仍帶著熱度的硬挺及精液留在大腿上的濕滑觸感,那種感覺讓Eggsy有種莫名的滿足感,接著射精後的睏意如潮水般湧上,讓Eggsy從剛剛緊繃的情緒緩緩的沉澱下來,隨即沉入自己的睡眠。

看著馬上睡死的Eggsy, Harry有些覺得好笑的看著懷中的青年,寵溺的親了親青年的額頭,他倒是沒料想過Eggsy會任著自己為所欲為,這說明了其實青年對自己的親密觸碰並不反感,也不討厭不是嗎?
下床到浴室取了打濕的毛巾,溫柔輕緩的擦拭著Eggsy剛才被自己的陰莖磨紅並射得黏糊糊的雙腿,看著青年白皙的大腿,Harry瞇了瞇雙眼,咬了Eggsy的大腿內側一口才抱著青年睡去。






從那次以後,Eggsy總是莫名的期待沒有任務時,跟Harry一起睡覺的夜晚。
而對方也知道自己裝睡似的,動作越來越大膽,只是Harry從來都沒有真正上了Eggsy。

噢不,也不是說Eggsy多期待被上,只是他們兩個現在的關係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讓Eggsy有些困惑,他已經確定自己是愛Harry的,但對方對於自己是怎麼想的呢?他可以期待一下其實Harry也有那麼一點喜歡他嗎?

難得有些憂鬱的想著,手腳卻俐落的折斷朝自己撲來的傭兵們,敵人們看著Eggsy心不在焉的樣子很是生氣,只是最後都落得被打趴的下場。

「看來你的小狗最近總是有點心不在焉的,你對人家做了什麼?」
看著監控螢幕內隨手打趴敵人的Galahad,Merlin調笑的看著坐在一旁的Arthur,而對方只是從容的盯著螢幕內的青年看。

「真虧你這麼能忍,不怕小狗再次跟別人跑嗎?」

撇了撇好友一眼,Harry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露出充滿紳士儀態的微笑,只是在魔法師眼中看來就怎麼囂張。

「Eggsy不會,況且,敢覷覦Eggsy的人,現在不會有,以後也不會有。」

聽得懂好友的意思,魔法師撇了撇嘴默默的想著:敢覷覦的人都會被你滅掉是吧?

「Eggsy今晚回來吧?」

「沒耽擱的話。」






回到Kingsman英國總部後,Eggsy疲憊的交出在飛機上寫好的報告給Merlin,接著得到軍需官的允許後才回到肯辛頓區的房子。
時間已經是凌晨,這時Harry也該睡著了。

「Harry已經睡了啊………」
看著燈火已經熄滅的房子,Eggsy頓了頓,這種有人在家等待自己的感覺很舒服,隨即他又開始苦惱著Harry到底是怎麼看他的。
他想跟Harry在一起,這點是無庸置疑的。隨即搖了搖頭想把自己的多愁善感從腦中搖走,踏進房子後,Eggsy脫掉西裝外套解開領帶,接著走到酒櫃取出一瓶酒。

從他發現Harry每晚會撫摸親吻自己全身開始,他就沒再喝過酒了。雖然是裝睡,但他就是想保持清醒感受年長的男人帶給自己的快感及溫柔,只是今天的自己莫名的有些急躁,不知道是為了壯膽還是什麼的,Eggsy決定喝點酒再去洗澡睡覺。


Harry在Eggsy開門的時候就清醒了,多年的特務生涯養成了有一點聲響就清醒的習慣,然而聽見腳步聲後,年長的紳士又放鬆了下來。

那是他的男孩的腳步聲,他不會認錯的。

然而青年似乎因為任務的關係,腳步顯得有些疲累,那麼今晚還是別讓男孩勞累好了。正當這麼想著,Eggsy不曉得什麼時候洗完澡爬上床了。

一反常態的,青年並沒有馬上就躺下睡覺,而是不知道為什麼看了Harry很久很久,年長的男人當然也感受到對方的視線,不過他不動聲色的等著Eggsy接下來的動作。

隨即他聽見Eggsy低低的嘆息後,對方帶著酒精氣息的吻覆了上來。
Eggsy怯怯的舔了Harry的唇瓣,接著大膽的伸出舌頭撬開年長者那性感的嘴唇,膽怯的舌頭輕輕的舔了舔Harry的口腔,並加深了這個親吻。

專心親吻對方的青年並沒發現自己的導師挑了挑眉,似乎是覺得有趣一般,他任由青年對自己上下其手。

「Harry…………」
嘆息似的低喚一聲,下一步Eggsy的左手拉開自己的導師的棉質內褲,讓對方那比自己稍微粗大的陰莖從濃密的毛髮中露了出來,右手則撫摸上Harry那厚實的胸膛,輕輕的撫過對方的乳尖。

Eggsy握了握那格外沉甸甸並散發著熱度的性器,想了想,隨即捨不得似的退開Harry的雙唇,然後伏趴在Harry的下半身,用濕潤的唇瓣含住男人那圓潤碩大的龜頭。Harry幾乎是被那調皮的舌頭一舔就馬上有反應了,於是他半瞇著眼看著專心吸著他的陰莖,完全沒發覺自己的視線的Eggsy。
青年的口技算是非常的青澀,估計Eggsy沒給人做過這個,即使如此,這種如小貓舔弄一樣的感覺還是讓年長的男人輕易的勃起了。

「嗯…唔……」
Eggsy含著因自己的舔弄變得更加粗大的陰莖,感覺到馬眼分泌出來的腥澀氣味在口中蔓延,一想到Harry是因為自己的舔弄而勃起,讓Eggsy覺得既滿足又興奮,舌頭也更加努力的舔拭著。舌頭滑過柱體上糾結的青筋及密佈的血管,再順延舔至下方的柔軟囊袋,青年溫柔的含住囊袋並舔濕它,接著舌頭再回到傘狀頂端一口氣將男人的性器整根含入。

「咕啾,唔………」
年長的男人享受著Eggsy帶給自己的快感,並好整以暇的看著對方用他那金色的頭顱不斷的上下擺動,努力吞吐著自己硬挺粗大的陰莖,雖然有些難受但青年還是瞇著翠綠的雙眼含著淚水讓Harry操著他的口腔,好幾次Harry都在快感中感覺到自己頂到青年的喉嚨。

而空氣中瀰漫的情慾感讓Eggsy也忍不住套弄起自己半硬挺的陰莖,他想跟Harry一起射出來。
最後,Eggsy吐出年長的男人的陰莖,膜拜似的吸了一口被自己的唾液濕潤的傘狀頂端後,立即被鹹腥的液體不客氣的射了他一臉,Eggsy在Harry射出來後也將自己的精液射在自己的手上。

「哈啊…哈啊……好多………」
喘著氣用手抹了抹Harry射在自己臉上的精液,看了一下手掌上的濁白液體想了想,最後Eggsy將手指上的精液全部舔掉,雖然味道不怎麼好,但那是Harry因為自己的舔弄而射出來的液體,想到這裡Eggsy就有股優越感一湧而上。

看著仍似乎還在熟睡的男人,Eggsy猶豫了一下,最後摸了摸對方的臉,喃喃的說著:
「我喜歡你,不………我愛你,Harry。……雖然你大概不會聽到吧?」

收回了手掌,Eggsy打算下床再洗一次澡,順便解決還未消除的性慾。腳還沒踏到地板上的毛毯,一陣天旋地轉,Eggsy被一條結實的手臂撈回床上。

「告白不是該在對方清醒的時候說嗎?Eggsy。」

青年愣了愣,看著壓在自己上頭的年長男人露出明顯的笑意,這才發現對方從頭到尾其實都是清醒的。意識到這點,Eggsy幾乎是尷尬的想掙扎著跳下床,一想到自己剛剛那樣大膽的舉動,就讓Eggsy忍不住想把自己埋了。

「我很抱歉。」
發現對方不打算放開自己後,Eggsy覺得有些沒臉看向自己的導師,想來想去也只能說出這幾個詞。

「你永遠都不必對我說抱歉,Eggsy,你也察覺了吧?我每天晚上對你做的事。」

聽見男人帶著笑意低低的覆在自己耳朵旁說話,濕熱的氣息讓Eggsy覺得耳朵有些發癢,隨即男人含住Eggsy的耳垂輕柔的啃咬著。
因對方的啃咬癱軟了身體,Eggsy本能的往男人懷中靠去,並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為什麼?」
Eggsy有些茫然,他知道Harry跟其他人不一樣,他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的人,然而這位總是自律嚴謹的老紳士,到底為什麼會每天晚上都對自己做那種事?

張了張口,Eggsy總覺得知道自己抓住了什麼,看著自己的導師眼中除了覆上一抹情慾,還有更露骨的愛意,在Eggsy覺得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時,對方低下頭,給了Eggsy一個長長又溫柔的親吻。

「我愛你,Eggsy。」





「哈啊,可以了,Harry………」
兩人互相告白後似乎像是解開了什麼枷鎖一樣,雙方瘋狂的渴求對方的親吻,並撫摸對方發燙的身體。
男人從床頭櫃取了潤滑劑後認真的替Eggsy擴張著,然而Harry並沒準備保險套。
在他的計劃內本來只是想在某一晚用手指操射年輕人才準備潤滑劑的,看來得感謝Eggsy的勇敢直接,讓他提前體會跟Eggsy做愛的感覺。

只不過不知道Harry腦中在想什麼的Eggsy下意識覺得有些毛毛的。

「我一直很想對你這麼做,Eggsy。」
退出手指,看著伏趴在床上的青年晃著白皙的臀部並再次將床單弄濕,那上頭濺滿了青年的精液,抬起對方的一條腿,親吻著Eggsy佈滿汗水的背部,Harry將自己腫脹多時的陰莖一吋吋的擠進Eggsy體內。

「Harry……」
待身後的飽脹感完全充斥體內後,逐漸適應的Eggsy覺得兩人結合的部位既炙熱又緊密,Harry在自己體內的感覺讓Eggsy滿足到想流淚。
待Eggsy適應後,Harry輕輕的將對方扳向自己懷裡,落下一個又一個濕熱黏膩的親密接吻,接著抬著青年的腿開始在那柔軟潮濕的穴口緩慢的抽動。

「Harry…Harry…唔……」
抓緊男人環抱自己的手臂,Eggsy挺翹的臀部本能的往後扭動承受Harry長而粗的陰莖,讓炙熱的性器能夠頂到最深處。男人每次的挺動都精準的往前列腺頂弄,讓Eggsy下意識發出破碎勾人的呻吟聲,Harry操著他的感覺太好了,他一點都不想讓男人退出自己的體內。

Harry因為青年毫不掩飾的的呻吟點燃了他本想抑制住的慾望,男人開始釋放驚人的力道及速度,以自己的性器猛烈的操著他的男孩。
緊實濕潤的甬道緊緊的裹住Harry炙熱的硬挺,似乎是想將男人永遠留住般緊緊的收縮著,一邊享受Eggsy那誘人的呻吟聲,一邊著迷於被Eggsy貪心的小穴包裹著自己的滋味,Harry幾乎是本能狠狠的挺動自己的陰莖操幹著身下的青年。

「喜歡嗎?嗯?Eggsy?喜歡我這樣操你嗎?」

「喜歡……唔!這樣感覺好滿,啊!」

房間內滿是肉體拍打的水漬聲及床鋪猛烈搖晃嘎吱聲,伴隨著兩人破碎的喘息及呻吟聲,在Eggsy的尖叫下,他最後喘著氣再次射出來,而年長的男人在Eggsy那紅腫的穴口內挺動了幾下後將精液射在Eggsy體內。


Harry就著插入的姿勢將青年翻過身,細細的啃咬Eggsy的胸口。舔吮紅腫的乳尖後,Harry將自己從那柔軟的穴口拔出,拔出時青年似乎還有些不滿的呻吟了一下。

「唔,Harry,你這樣就不行了嗎?哈………」
挑著眉看著男孩張開的大腿上及腰腹的毛髮沾滿了精液及吻痕,濕潤的綠色眼睛還充滿情慾,而兩人剛才結合的部位因Harry的拔出而流出一些濁白的液體,那著白的液體從Eggsy被Harry捏得發紅的臀部滑過,並滴落在床鋪上。

「我本意是不想讓你太累的,畢竟你剛出完任務,但既然你如此希望。」
頓了頓,老紳士將被青年撩撥起來的慾望順著紅腫的穴口流出的精液再次插進Eggsy體內,在Eggsy喘著氣露出小小的微笑時,讓對方的無力的雙腿纏上自己的腰,並拉起對方讓對方深深的坐在自己的跨部上。

「唔!這樣太深了……Harry……」
滿意的聽著Eggsy因為自己的深入而倒抽一口氣,不等青年緩過來,Harry開始由下往上的操他。

「我今晚會好好教育你,讓你知道不行這個詞是不能亂用的,Eggsy。」
Harry再度含住Eggsy的喉結,勾起一抹讓Eggsy頭皮發麻的笑意宣示了自己的決定。



-Fin-


COMMENT



發表留言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