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3-Sun-23:42

[ Kingsman ] [Kingsman][Harry/Eggsy][NC-17]一見鍾情 全一發完

一見鍾情



眼睛累得無法張開,耳邊傳來充滿壓抑笑意,性感輕喘的磁性嗓音,對方呼出的溼熱氣息充斥著Eggsy的耳膜,讓Eggsy反射性的偏了偏頭,而對方似乎並不滿意自己的舉動,用力的咬了自己的咽喉,隨即Eggsy才隱約發現自己居然發出破碎的呻吟聲。

「緊咬著我不放呢,Eggsy」

好熱,感覺身體被強制的壓制著無法動彈。

Eggsy模糊的感覺大腿被大大的分開,下身有鼓灼熱的飽脹感充斥著,體內似乎有個燙人粗長的柱體緩慢且強而有力的抽插著,惹得Eggsy不住的發出喘息。
因酒精作祟,Eggsy只能模糊的想著:怎麼回事,他…..現在他媽的是被誰上了?

「哈啊……啊…嗯啊………」

「如果今晚不是我,你是否也會讓其他人上你?」

男人露骨且明顯不悅的獨佔慾迅速的包裹著Eggsy,下身粗長的陰莖越發用力的抽插著Eggsy那溫暖濕熱的穴口,而Eggsy的大腿因男人猛烈的進出反射性緊緊的夾緊男人的腰任對方的動作擺動自己的腰。

已經不知道射過幾次的疲軟陰莖因男人的頂弄而再次挺直,男人的囊袋啪啪啪的拍打在Eggsy那已經充滿兩人精液濡濕的臀部上,而被陰莖抽插的噗滋噗滋水漬聲迴響在整個豪華的套房內,整間房間充滿了明顯的情慾聲及強烈的腥壇味。

「哈啊….他媽的……你到底是誰?」
忍住情慾的在體內的翻湧,Eggsy努力的睜開眼想看看那個該死的傢伙是誰,他媽的男公關一晚可不便宜!而且這又是他的第一次!怎樣都不能不明不白的被上了!

似乎查覺到Eggsy的意圖,男人將Eggsy的大腿掰得更開,在兩人即將高潮時男人將膨脹得更粗大的陰莖整根沒入Eggsy的體內,在Eggsy要射出來時,以濕熱的唇舌堵住Eggsy那因高潮想尖叫的嘴唇,隨即男人將自己的慾望完全釋放在Eggsy那已經滿是男人的精液的體內。

男人霸道的用舌頭舔過青年的牙齦,緊緊揪著青年的舌頭不放,讓Eggsy有種自己會被一個深吻窒息在床上的錯覺,在陷入昏迷般的睡意之前,Eggsy總算是看清楚眼前的男人是誰了。


見鬼了!他不是Harry嗎!?
隨即昏沉的腦袋又想起他是Kingsman的老闆”Arthur”,也是今晚將自己包場的人……

這樣的男人怎麼會……
他還以為對方只是開玩笑………

似乎是不可置信眼前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優雅自信的沉穩紳士,此刻居然像個渴望嗜血的野獸以毫不掩飾的情慾強制的壓著自己做愛,但由於醉意及睡意如潮水般快速的一湧而上,青年的思考在短暫清醒後隨即又陷入深沉的睡眠。


今晚太失控了,跟自己平時的行事有些不像,Harry皺了皺眉,將自己退出Eggsy那濕熱紅腫的穴口,沉默專注的凝視著因退出Eggsy體內而牽引出來的白濁精液,意識到今晚將青年操得太累了,Harry決定無視剛剛又復甦的慾望,輕鬆的將青年抱起,準備將雙方身上沾滿精液的身體清洗乾淨。

剛剛完全沒有戴套子就直接在青年體內高潮了好幾次,並不是沒想到要戴,但Harry更喜歡讓自己的陰莖直接被青年那天鵝絨般的觸感包裹著自己。雖然他滿足於青年的小穴含滿自己的精液,但如果不將那些弄出來,青年隔天會不舒服,

浴室內的熱水以自動設定放好了,Harry讓Eggsy靠在自己胸膛前,線條優美的大掌分開青年那緊實的雙臀,用手指將白濁的液體隨著熱水緩緩的引導出來,累得無法醒來的青年只能反射性的呻吟出些微的聲音,不過目前不打算再對青年做什麼的Harry只是神色暗了暗,低下頭用力的啃咬了一口青年本來白皙,現在卻佈滿自己剛剛才烙上吻痕的脖子後陷入回憶。





一個佈滿陰雨,典型的倫敦天氣氣候,那是Harry Hart第一次見到這個青年的日子。

難得不必處理那該死的業務,Harry放司機假期,打算自己一個人帶著皮克先生出門散步順便到喜歡的咖啡廳喝個下午茶的,原本常攜帶的黑傘被他出席會議時弄壞了很多把,甚至是備用的也弄壞了。
───不要問他是怎麼弄壞的。

所以出門時他並沒有帶傘,也就忽略了英國這多雨之都常常會突如其來的下場雨。

其實他本人還挺喜歡雨天的,但如果不是皮克先生太久沒出門散步
───鑒於他太常在各國飛來飛去處理Kingsman龐大的產業,生活忙碌得有記得去幫上一任"Arthur"掃墓就不錯了。

Harry Hart是個地下組織的”Arthur”,關於這個頭銜,大概要問問創立這個組織的創始人在想什麼了,現在看來圓桌騎士的故事被拿來當地下組織的頭銜,估計King Arthur本人都想提著Excalibur從Avalon殺出來了。

話題回到皮克先生,這條約克夏對Harry這個單身老男人來說有著很重要的意義存在著,在他年輕曾經一度失勢時,這條狗總是乖巧地窩在他身邊,讓他明白到,你對他好他就信賴你一輩子的小動物比一些人還要來得讓人信賴。

然而皮克先生在剛剛下起雨的瞬間,被嚇得逃走了。
不,不是雨的關係,而是他們組織的"競爭對手"來找麻煩,開了幾槍嚇得狗兒因求生本能掙脫了繩索逃走,在他解決掉那群人時,狗兒也不知去向。

沒帶傘,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不過也夠不方便了,Harry站在屋簷下,冷漠地看著那群人被馬上處理走,想著接著要怎麼尋找愛犬。

「不好意思,讓我躲一下雨!」
一名戴著鴨舌帽穿著運動外套的青年牽著一隻八哥犬,懷中抱著什麼東西跑過來,男人頓了頓,決定歛起剛剛一瞬間洩出的殺氣。
對方怎麼看應該只是個普通人。

「汪!」

一陣狗叫聲讓Harry回過神,發現青年懷中包裹的東西是自己的愛犬。
看著Harry的表情跟狗兒的反應,青年恍然大悟的噢了一聲。

「先生,牠是你的狗嗎?」
眼前的青年笑起來很討人喜歡,眼角彎彎的,雙頰鼓起,整個讓人覺得忍不住想捏一把。
「剛剛牠跑來撞上JB,兩隻狗滾成一團讓我嚇了一跳。」
指了指蹲坐在地上喘氣的八哥犬,本想直接將狗狗遞出的青年看著Harry一下,接著脫下自己的運動外套包住皮克先生。

「這樣牠才不會弄髒你的西裝,牠的狗繩都斷掉了,這樣比較好帶牠回去。」

Harry看著對自己爽朗一笑,不甚在意自己的衣物被弄髒的青年,頓了頓。
「你叫什麼名字?過幾天我把外套洗乾淨送還給你。」
男人露出極具誘惑力的微笑,不出意料外的,眼前的青年愣了愣,臉紅的擺了擺手。

「不用了,那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
「至少讓我答謝你?皮克先生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而我非常感謝你把牠帶回來給我。」

溫文儒雅卻不容拒絕的語氣,青年只得愣了愣的點頭。
「唔,我叫Eggsy,我在前面街角的那間咖啡店打工。」

「嗯?你是新的工讀生嗎?我是那間的常客。」
一提到工作,青年滿臉都是愉快的表情。

「對啊,我快做滿一個月了!等我拿到工資我就要幫我媽買條裙子!幫我妹妹買個新嬰兒床!噢,當然也會幫JB買幾個牠愛吃的罐頭。」
好笑的看著蹭著自己褲管撒嬌的小八哥犬,Eggsy蹲下揉了揉那軟軟的小肚子。

「拿到工資不都該是去看個電影或跟女朋友去玩嗎?」
假裝不經意地提到,Harry的表情讓人讀不出想法,說實話,他對青年很有興趣,不,在青年毫無防備對他微笑時,他就想將青年據為己有。
連他也說不出來的,突如其來的衝動的想法,他以為他過了衝動的年紀很久了。

「目前沒有那個心力交女朋友,我家的生活環境不好,就算只有一點,我也想靠自己賺錢讓我媽跟我妹過上一點好生活。」
露出一抹尷尬的笑,Eggsy不是很習慣在外人前提起自己家的處境,但眼前的和善紳士卻讓他不小心脫口說了出來,大概是對方的感覺太無害了。

隨意聊了聊其他的東西,Harry很迅速地判定眼前的青年並不是有意靠近自己的,也不是那些不懷好意的人,所以他決定遵循內心的想法,照自己的意願靠近這名年輕人。
───他不會讓其他人有機會看上Eggsy的。

Harry行事向來以迅速果斷而聞名,他當下就決定要讓青年習慣自己,接著追求他,縱使年紀足以當對方的父親,他依然決定遵循自己的渴望。

在這個無法信賴他人的世界裡,他其實也想要有個足以將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能交付的對象,也只允許那個人踩進這個範圍內。然而這個對象會是Eggsy,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只是他沒料到,青年在一個月後消失在他眼前。

那剛好是他得出國處理一連串事務的時候,等他回國時,透過咖啡廳的老闆的告知,才知道那孩子沒有繼續工作了。
聽著老闆叨念那孩子工作很勤快好可惜,如過不是那孩子的繼父來找麻煩本想繼續聘用那孩子之類的話。Harry覺得有些憤怒,他憤怒的是他沒有足夠了解青年的背景,以至於人消失了,他卻一時間不知道該上哪去找人。

雖然讓Merlin幫他查Eggsy的下落,但他卻覺得心中有股不甚愉快的心情徘徊著。這次再找到那孩子的話,他不會輕易地讓那孩子再度消失在他眼前。



Eggsy皺了皺眉,拉了拉身上的西裝,他不常穿這種東西,感覺頗不自在的。
嘆了口氣,雖然還是得感謝好友Roxy幫自己找到高薪的工作,但男公關什麼的,真的是很奇怪,幸好Roxy說過這俱樂部採秘密會員制,不會有什麼奇怪的人混進來而鬆一口氣。

如果不是那個該死的繼父來砸店,他現在應該還在咖啡廳上班。
不過Dean在前陣子跟人挑釁鬥毆,被開了好幾槍死了,連帶破壞了很多公共物品導致這全部都要賠償,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從不跟他人求助的Eggsy只有硬著頭皮問比較好的同學兼親友的Roxy是否知道哪邊有比較高薪的工作,而Roxy也很爽快地幫他找了這份兼差。

只要幾個月,就可以把那些賠償金還完了。
而他也是現在才知道Roxy是這個店的經理。

"Kingsman"

這真是很少見的一個詞,不過Eggsy再天真也不至於認為自己的好友只是個普通的大小姐。看看那些保鑣,Eggsy能打賭,他們腰間及腋下那鼓起的物品絕對不是錢包,能身兼這間店的經理的話,怎樣想身分都不會普通到哪去。

不管怎樣,能得到Roxy的幫忙已經該慶幸了。

思緒飄到之前認識的那名紳士身上,Harry Hart。

一想到那名優雅從容的紳士,Eggsy就忍不住覺得心頭一暖。
在咖啡廳打工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下午都很期待見到這名紳士的身影,只要看見穿著高級定製西裝的身影一出現在門口,Eggsy總是會露出非常燦爛的笑容。

Harry總是習慣坐在他面前的吧檯跟他聊天,有時候聊聊關於愛犬們喜歡的狗糧,有時聽對方聊聊其他國家的食物及風景,有時是他聊起自己喜歡的樂團跟喜歡的服飾,他們之間似乎少了年齡差的隔閡,總是可以輕鬆地聊開各種話題。
而Harry是個非常體貼的紳士,他從不會探究自己的隱私,這讓從小總是學著要武裝自己保護自己的Eggsy,頭一次覺得自己可以安心的在對方面前卸下所有的防備。

他可以肯定自己喜歡Harry,然而對方,或許只是把自己當成幫他找回皮克先生的普通朋友吧。
甩了甩頭,Eggsy告訴自己別想了,他跟對方的各方面差距如此的多,況且他已經不在咖啡廳打工了,他們兩人的緣份看來只是這樣而已。

雖然只是短暫的,但Eggsy很慶幸自己遇上了這樣一個人,能有個對自己來說很美好的短暫回憶。

「Eggsy,該準備上班囉,記住,你的代號是Galahad。」
將金髮放下的女孩此刻擦上各種化妝品,讓平常看起來清爽乾淨的女孩整個人艷麗了起來,有些意外對方的打扮,Eggsy放鬆了心情笑了出來。
「Roxy,今晚的妳看起來好漂亮。」

「這是上班的標準打扮,Eggsy,上班時要叫我Lancelot。」

「是說代號居然是圓桌騎士的名字,難不成還有Arthur嗎?」

「有啊,就是我們的老闆,不過他很少出現的,店長是Merlin。」

聽見女孩如此淡定的回應,Eggsy決定還是不要吐槽好了,哪間店的男公關會用圓桌騎士當代號!
然而在Roxy即將帶著Eggsy去大廳時,卻突然停了下來。
女孩按住耳機,不知道對方跟Roxy說了什麼,Roxy突然愣了一下,接著看向Eggsy的表情顯得有些驚訝,接著結束對話後對Eggsy開口:

「Galahad,今晚你被Arthur包場了,等等我帶你去Arthur專用的包廂。」

「咦?為什麼?」
Eggsy顯得非常驚訝,為什麼上班第一天會是被自己的老闆包場?這樣是不是有點奇怪?

「或許是想看看新進員工吧,畢竟要使用Galahad這個稱號其實是要接受訓練的,但因為你情況特殊,我徵得店長的同意才讓你掛上這個稱號,Arthur應該只是想看看使用這個稱號的人而已吧?別緊張。」

Roxy勾起一抹安撫的微笑,帶著Eggsy穿過其他包廂,搭著需主管刷卡的專用電梯到達最頂樓的包廂。

說是包廂,看起來更接近是整層豪華公寓的房間。
地板上鋪滿柔軟的絨毛地毯,一旁還有寬敞舒適的沙發及各種掛畫及裝飾品,透明的玻璃桌上擺了浸在冰桶內的高級紅酒,水果盤上擺著各種水果,盤子內也有各種甜點跟鹹食。

「Eggsy,你先在那邊坐,等Arthur上來。桌上的食物你都可以先吃,不夠的話那邊的冰箱內還有,酒在隔壁冷藏室。」

Eggsy點了點頭,目送好友離去,看了沙發一眼,嘆了口氣坐下。



此時的Harry是有點生氣的,當他得知Eggsy的下落時,他不曉得自己該慶幸還是該憤怒。
───Eggsy居然在自己店裡上班,但慶幸的是今天他才剛來而已,剛好Merlin第一手通報他,不然他的男孩今晚可能被不知名男人或女人包下。
看了Merlin傳來的資料,他知道青年並不是自願想要做這種工作的,他是繼父的關係所逼迫的,理智可以理解是另一回事,情感上卻不悅。
他不允許任何人有著覷覦著青年的機會,是他發現了他,那麼,青年就該是屬於自己的。
他沒想過Lancelot居然跟Eggsy是同學,看來以後可以找Lancelot問問有關於Eggsy在學校的事。

踏入了電梯,Harry將電梯到達頂樓的權限更改成Arthur專用,並明白的交代Merlin跟Lancelot今晚他不會處理任何公務。
取下眼鏡,Harry踏進了他專屬的包廂。



Eggsy正倒著酒,吃了快一半的水果後他本想打算吃些鹹食,但聽見一陣不疾不徐的腳步聲朝著自己走來,Eggsy愣了愣,想起今晚是被自家老闆包場,趕緊起身想要迎接,卻看到自己意料外的人。

雖然對方拿掉了平常慣用的眼鏡,但那身打扮及氣質,都是好久不見的Harry的身影!Harry怎麼會在這裡?是搭錯電梯了嗎?
然而Eggsy卻察覺到對方今天的氣息不如以往的溫和,反而似乎有種不悅的感覺。

「Harry……?」
猶豫的叫出對方的名字,有些害怕是認錯人的Eggsy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是我,Eggsy。」
男人露出微笑,額前垂落的一縷捲髮讓男人更顯得性感。

Eggsy吞了吞口水,他絕望的發現他居然對Harry真的有反應!想了想他決定要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Harry…你怎麼會在這裡?」

看著男人優雅俐落的落坐在沙發上,對方抬了抬手示意自己坐在他的身旁,Eggsy順從的坐下。

「Eggsy,我就是"Arthur"。」
「Arthur!?那我……」
慌張地想起身的Eggsy被Harry壓住肩膀,看著男人與之前無異的態度,Eggsy有些安心的坐下。

「Wow……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大學教授呢……」
因為是個能讓Eggsy安心的對象,Eggsy放鬆了自己對著Harry笑了笑。
對方似乎不知道在想什麼,抬了抬手替自己跟Eggsy倒了杯紅酒。

「我本來以為無法再見到你了,咖啡廳的老闆說你辭職。」
將酒杯遞給青年,Harry轉了轉玻璃杯,酒的馥郁香氣在空氣中微微地蔓延開來。
狀似不經意地提起Eggsy前一份工作,只見對方原本燦亮的眼神頓時黯淡了下來。

「唔啊,我沒有跟你提過,我有個繼父吧?那個該死的傢伙死了就死了還讓我家背了高額債務。連咖啡廳都是因為他,我才無法繼續做下去。」
青年煩躁的抓了抓本來梳的很整齊的金髮,拿著紅酒就一口喝光。

Harry只是幫Eggsy倒了杯酒,看著青年一杯接一杯的喝下那些酒。

「幸好今晚是Harry你包場,如果是其他人我就不知道我會是什麼樣的反應了。」
在年長的男人一直倒酒,Eggsy一直喝的情況下,青年的雙頰隱約出現了紅暈,也開始有些醉意。
他並不常喝酒,因為喝醉了會對他繼父的拳頭無法反應或逃跑,所以他並不常喝,但現在對方是他能夠安心的Harry,而且他又替自己斟酒,怎樣都不可能拒絕他。

「如果不是我……你打算怎麼辦呢?」
瞇起棕色雙眼,在Eggsy看不到的角度顯得有些寒意,壓抑下妒意,轉了轉右手上的尾指,語氣平淡的詢問已經有些醉意的青年,對方也只是無奈地對著自己笑了笑。

「我沒有想過,更何況我沒有多少選擇,不是嗎?」



那句話之後,Harry到隔壁冷藏室拿了些威士忌及黑麥酒讓兩人一起喝,而青年顯然酒量不太好,喝醉後,沒有拒絕地一直接過Harry遞來的酒。
直到喝了太多,Eggsy撐著有些昏沉的身體想去上廁所。

Harry指了指洗手間的方向後,目送對方走進去,接著看了看桌上已經空了的酒瓶,等了一段時間發現對方都沒出現,他脫下外套,將外套放置在沙發上後,然後朝洗手間邁進。
看著趴在浴缸旁醉倒的Eggsy,Harry按下定時放水,輕鬆地拉起對方將對方抱起,接著往房間走去。

「Eggsy,把你交給我,好嗎?」

回應他的,是一句模糊不清的低語。
「唔…你在開玩笑嗎?...唔,好啊~」

趁人之危雖然不是他的作風,但就算事後Eggsy會怨恨自己也好,他不會停止的。
他渴望著這個男孩。




他覺得好久沒有睡得這麼好的感覺了。
Eggsy縮了縮身體,往一旁的溫暖熱源窩去,接著感受到一雙結實的雙手摟緊自己。

頸窩傳來一下又一下的溼熱親吻,讓怕癢的Eggsy忍不住縮了縮,接著感受到有雙手揉捏著自己的臀部。Eggsy反應緩慢的回神,整個人瞬間清醒,接著在他掙扎前,對方將他翻身壓進床鋪內。

「早安,Eggsy。」

愣了愣看著壓在自己上方的男人,Eggsy的大腦一瞬間空白。

「Harry…?」

男人低下頭,親暱的親著Eggsy的臉龐,此時Eggsy才發現兩人是赤裸著。

「我,我們……」

「我們上床了。」
壓制著青年不讓對方亂動,Harry滿意於自己輕微的挑逗一下對方,對方馬上就有反應了。

Eggsy的反應先是脹紅了臉,接著似乎又想到什麼似的抿起唇瓣,掙扎的要下床。
皺著眉看著突然冷淡下來且鬧彆扭的Eggsy,Harry加重手上的力道,讓自己早就勃起的下身抵住對方的臀部,帶有威脅性的意味讓Eggsy不敢再亂動。

「Eggsy,比起我,你更想讓別人上你?」
絲滑低沉的語氣包裹著一絲絲的危險,Eggsy愣了愣,隨即不甘示弱地瞪著Harry。

「你才是!你會對任何一個新進員工這樣做吧!」
說完發現自己的語氣很像在吃醋,接著Eggsy撇過頭不再說話。

似乎捕捉到什麼,Harry捧著Eggsy的臉,看向對方那雙灰綠色的雙眼。
「看著我,你以為,我會對任何人這樣做?」

「……不是嗎?」
小聲嘟囔著,抬眼看向表情嚴肅的紳士,此時他隱約想起昨晚是如何被對方壓著並用粗大的性器插入體內,一瞬間紅了臉。

「我只要你,Eggsy。你不知道,當我知道你變成我店裡的男公關時,我氣得快發瘋,一想到有什麼人會包下你,甚至更進一步,我就想殺了對方。」
雖然收斂了些,但長期在幫派間周旋談判的作風還是刻入了Harry的體內,本該是讓人戰慄的霸道話語在Eggsy耳中聽起來卻如此的甜美。
「幸好還來得及,你只能是我的。」

「……我也只會讓你這樣做。」
Eggsy憋著唇,含糊不清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被Harry灌醉並發生了一夜情,他居然不是生氣,而是高興的。
因為他知道,想要對方的人並不是只是他一個人才有的想法,Harry也對他有意思。

從他們認識的那時候開始,他就喜歡上這個男人了。

沒有人可以給他這種感覺。

讓他有種想一直窩在對方懷裡的感覺,想依賴對方,想交付一切給對方。

雖然模糊,但Harry並沒有錯過對方的話語,他低下頭,被喜悅包圍的Harry溫柔地親吻著青年。
知道雙方都對對方抱著相當的情意後,兩人間的氣氛也甜膩了起來。

「既然你都醒了,這次就在你清醒的狀態下,再做一次。」

含著男人的唇瓣,整個人被吻得暈呼呼的Eggsy連反對都來不及,只得反射性地張開雙腿接納男人的陰莖操入體內並夾緊對方開始律動的結實腰腹。

接著便任男人將他帶進慾望的漩渦內。





過了幾天,Merlin苦逼的發現新來的Galahad的的所有權被他們的王給永久包下了,導致來的客人永遠翻不到Galahad的牌子。
身為店長的Merlin有點悲傷地想著:明明他們店裡的公關們只是負責套情報陪喝酒!也不必跟任何人上床,但Arthur的佔有欲太過驚人導致Galahad變成永遠缺席的狀態!

乾脆Eggsy改個稱號叫Guinevere好了!!


END

*皮克先生,這個是台灣翻譯,大陸是酸黃瓜先生或泡菜先生



COMMENT



發表留言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