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1-Sun-23:58

[ Kingsman ] [Kingsman] 陰錯陽差 全一發完 Arthur!Harry/普通人!Eggsy

标题: 陰錯陽差 全一發完 Arthur!Harry/普通人!Eggsy
後期蛋會成為Guinevere
原作: Kingsman
作者: 何羿無/HEU無
分级: 成人级(NC-17)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Harry/Eggsy
注释: 一個靈魂出竅蛋跟叔的故事
其實兩人都互相產生一點誤會而繞了一圈的故事 陰錯陽差



一回過神,Eggsy發現自己站在一個諾大的空間。
與其說站,不如說"漂浮",Eggsy的確沒有站在地面上的實感。
他發現自己失去了冷與熱的感覺,也感受不到到空氣接觸皮膚的感覺。
而且身邊的人似乎完全看不到他。

他媽的這是怎麼回事?

身旁淨是穿著白袍的醫療人員來來回回穿梭著,Eggsy這時才發現他的面前有張病床,而全部的醫療人員似乎都是為了救治那個病患一樣,站在病床旁看著儀器討論著這個病患的事情。

由於好奇,Eggsy也湊上前去,這麼一湊讓他後悔自己為什麼好奇心那麼重。

那張病床上的人,毫無疑問的,正是他本人。

Gary‧(Eggsy)Unwin。

青年愣愣著看著自己沒多久,隨即抓了抓頭髮,神情顯得有點手足無措,當然,如果有人看得到的話。

他完全沒有自己到底是為什麼變成這樣的印象,而且,這個地方看起來也不像一般的醫院,到底是怎麼回事?
仔細觀查了一下躺在病床上的自己,頭包著一層層的紗布,嘴角感覺是被砂石磨擦到有些淤血跟傷口,右手跟左腳都打著石膏,Eggsy想不出來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傷成這個樣子。

「這個孩子不是Arthur的………」

「噓!聽說這孩子是因為Arthur提分手才跳樓的!」

「怎麼會?Arthur他不是很寵這個孩子嗎?上次還為了慶祝這孩子的生日推掉女王的宴會………」

「可憐的孩子,長得這麼討喜居然想不開,如果是我遇到就好了。」

「喂!你可別亂說話,這孩子還是Arthur親自送來的!你沒看到那天Arthur的表情,看起來就像剛滅了整個組織的武裝軍隊一樣!看來他們應該不像是分手才對啊……」

「誰知道……啊!Arthur來了!」

Eggsy在一旁聽著幾位醫護人員竊竊私語,一邊想著Arthur到底是誰,一邊想著他們口中說的"他"聽起來像是一個男性,原來自己跟一名男性交往嗎?他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看著醫護人員的反應,Eggsy也好奇的轉頭看過去,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如果有呼吸的話大概會窒息一下。

踏入病房的男人穿著高級的手工訂製西裝,厚實的胸膛,完美的身高及比例將男人襯托得格外英挺,雖然看上去有一定的年紀,但男人的優雅沉穩卻將他顯得格外完美。

Eggsy覺得自己應該知道男人是誰,但身體卻反射性讓他想避開男人。
不知道為什麼,他下意識不想靠近這名男性。

他該不會就是,那個聽說要跟我分手結果我卻為了他想不開的"男朋友"吧?

雖然想不起來了,不過居然是因為這樣跳樓,感覺有點蠢。
Eggsy認為,他應該不是個因為失去對方而會輕生的人,但現況是他正維持著詭異的狀態看著昏迷不醒的自己躺在床上,而聽說是自己的"無緣的男朋友"的人正一臉嚴肅凝重的盯著在病床上昏迷的自己。

大概是過意不去吧,所以才會來將自己送來讓人治療並來探望。

有種說不上的感覺梗在Eggsy的胸口,讓他覺得有點悶,明明不該有胸口發疼的感覺,但此刻除了這樣形容也沒有別的詞可以說的上Eggsy的現況。


如果醒了還記得這件事,真的該好好謝謝人家,畢竟對方還願意將自己送來讓人治療。
一般人應該不會想為了已經分手卻又鬧自殺的前男友付出這麼龐大的醫療費吧。

或許醒了後得盡快復健找工作來還錢給對方,至少Eggsy還記得自己不愛欠別人人情。


一邊想一邊漂浮著觀察男人,只見男人抿著嘴唇聽著醫生的報告,Eggsy想了想,反正一直待在病房一點都不有趣,乾脆跟著這個名叫Arthur的男人去逛逛好了,或許可以找到能醒來的方法。

看著男人似乎是跟醫生講完話之後,對方只是看了躺在床上的Eggsy看了一下子,接著又帶著明顯的低氣壓離開了病房,Eggsy也大膽的跟著男人身後飄出去。

其實他也不是那麼喜愛死氣沉沉的病房,雖然變成人人都看不見的幽靈並非他本意,不過這也是一種神奇的體驗,覺得這樣很有趣的Eggsy在跟著男人時忍不住四處看看東張西望。





看來男人工作的地方並不單純,四周的人見到男人都充滿敬意的點頭示意再忙著自己的事情,一路上出了醫療區後,可以看到緊鄰的訓練場與靶場,還有武器庫及後勤部,Eggsy覺得他該不會到了某個軍隊的基地了吧?不過若男人是個軍人,那樣他應該不是穿西裝而是軍服才對。

現在仔細想想,除了醫療人員,大多的人都穿著訂製西裝或制服。

懷著好奇心及疑惑,Eggsy聽見男人被叫住了。

「Arthur,你來的正好,這邊有個任務需要你簽名。」
「啊,給我吧,Merlin。」
一名高大卻沒有留任何一根頭髮的英挺男性朝男人走了過來,男人只是接過文件簽了名,而正當Eggsy好奇的想湊近看時,赫然發現那名男性以掩不住驚訝的眼神直直的盯著自己看。

「……Arthur,你剛剛又去看了Eggsy?」
名為Merlin的男性開口問著問題,眼睛卻直直的盯著Eggsy。
Eggsy愣了愣,他也發現了這個狀況,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接著Eggsy特意飄近那位名為Merlin的男性。

果不其然,對方反射性退了一步,這讓那名被稱為Arthur的男性皺了皺眉。

「Merlin,怎麼了?我剛剛的確是去看Eggsy的狀況。」

「他還是沒醒?」
Merlin咳了一聲,死死盯著飄在他面前的Eggsy。

Eggsy覺得這種情況很有趣,同時也安心了一下,畢竟有人能看得到他的話,實際上對Eggsy來說的確能讓他感到安心。

「他還沒醒,不知道他會維持那個樣子到什麼時候。」
男人揉了揉眉心,樣子看起來有點煩躁,Eggsy覺得自己能理解,畢竟他也想早點醒來,但大概時間還沒到,他也只能維持這樣飄浮著。

「……總會好轉的,Harry。」
Merlin看起來暫時無視Eggsy,轉而安慰一下自己的老朋友,說出Eggsy覺得有點熟悉卻又陌生的另一個名字。

Harry……總覺得好耳熟,這才是男人的名字嗎?難怪他聽到Arthur這個名字時總覺得有點違和感,原來這不是男人原本的名字。

「希望如此,先走一步,今天要跟MI6開會。」

「資料都傳到你的眼鏡內了,我等等也會跟你線上連線。」
隨意打完招呼,Merlin便目送那個名為Harry的男性離開。
待Harry的身影消失後,Merlin用眼神示意Eggsy跟著他,隨即Eggsy以飄著的方式跟著Merlin踏進辦公室內。

「嗯,我想,你並不是我的幻覺?」
Merlin揉了揉額頭,表情顯得有點無力。

『我想,應該不是,嗯,Merlin,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
Eggsy好奇的看了一下Merlin的辦公室,看著男人的嘆息莫名的覺得很有趣。
男人只是擺了擺手表示不介意。

「那麼,我該跟Harry說這件事嗎?」
雖然可行不過感覺有極大的機率會被男人叫去檢查精神狀況,並以加班太過勞累為由強制放假。

『Harry?你是說剛剛那個男人嗎?為什麼要跟他說?』
Eggsy有點不解,他不覺得自己這種狀態說出來對方會相信,而且他並不記得他了,也許只是暫時的,或許等到想起來就能醒來了。

「Eggsy你……不記得Harry了?」
Merlin此時的表情顯得有些驚訝,他以為對於男孩來說,最重要的人是Harry,再怎樣都不可能將他遺忘。

『是不記得了,剛剛我聽了周遭的人說我跟他好像是情侶?不過已經分手了?』

Eggsy皺了皺鼻子,以飄浮的方式曲起雙腿環抱住,Merlin覺得Eggsy這個小動作十分可愛,內心大叫不妙,表面冷靜的詢問。
真是糟糕,他突然理解Harry為何會跟小他那麼多歲又是普通人的Eggsy交往。

「的確,聽說是Harry跟你提出分手後,他忘記拿東西回去你們住的地方時,剛好看到你從樓上跳下去……」

『這他媽的聽起來怎麼這麼蠢。』
Eggsy聳了聳肩,他還是不覺得自己會做出這種蠢事。

「可是事實是你的確做了這種蠢事,就現場看起來是這樣。」
Merlin轉頭開啟監控螢幕,今天下午有Lancelot的監控任務,需要他的援助。

『嘖,別提醒我這點。』
看起來頗為不開心的Eggsy也查覺Merlin要忙正事,於是安靜的待在一旁看著Merlin忙錄。





他們果然不是普通人也不是軍隊,透過一整個下午的觀察,居然是個特務組織!還是機密的特務組織!這個發現讓Eggsy覺得很新奇,一點都不嫌無聊的跟在Merlin身邊看對方指揮出任務的騎士逃跑路線。

「往左,Lancelot,你應該不想當篩子吧。」

『Merlin,我覺得他可以從那扇窗戶抓著窗簾下去,才二樓而已,所有人都在屋子內了,屋子外就你的監控來看沒有人,而且你們的人不是剛好在那附近嗎?』

一直沒出聲的Eggsy此時提出了建議,他看了很久發現要跑出去的話有容易被夾擊的危險,雖然Merlin跟螢幕內的人好像游刃有餘,只是能有更好的方式跑出去不是更好?

Merlin回過神後才發現Eggsy一直都在,快速分析一下發現Eggsy的建議也是不錯的選擇,讓支援的狙擊手掩護Lancelot後,指示對方快點上車離開。

「雖然你是無關的人,但不得不說你的判斷還不錯。」

『嘿嘿~那麼那個Harry他也是出這種任務嗎?』
被誇獎的Eggsy露出溢滿笑意的表情,腦內突然浮現出那名嚴肅的男人的臉,於是下意識詢問。

「Harry嗎?他現在是Arthur,不出這種外勤任務了,現在大多都是出席開會或需要交際的酒會,不過當上Arthur之前,是的,他一直是外勤內任務完成的最完美的。」

挑了挑眉,Merlin心想Eggsy還是下意識會在意Harry,看來他對Harry的感情應該是真的,雖然他不會去探究好友的隱私,不過畢竟Harry跟Eggsy年紀有差別,會讓人認為年輕人或許是為了金錢才跟年長的男人交往,如今看起來,似乎不是這樣。不過也的確,Harry本身就是極具魅力的男性,年紀越是增長那份魅力越是滿溢而出,常看見無論男性女性員工被他所征服。

『交際………這表示他會需要跟女性出席酒會宴會之類的嗎?』

「要我回答的話,是的,通常他都是跟醫療部的主管Morgen一起出任務,彼此也有個好的照應。」
Merlin盯著出神的Eggsy,發現對方的神情似乎有些恍惚。
「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好像有點想起……有關Harry的事。』

Eggsy發現自己漸漸想起那名年長紳士的事情。





一開始他們是在黑王子酒吧相遇的。

那時Eggsy只是喝醉了,因為人渣繼父終於因為自己的惡行被仇家開槍橫死街頭,他的手下也受到波及暫時無法找Eggsy麻煩,這讓Eggsy鬆了一口氣,終於不必再見到那該死的傢伙了,雖然有點不道德,但一時高興喝太多結果喝醉了。

醉了的Eggsy在酒醉的狀態纏上一名男性,而那名男性也並沒有拒絕他,於是很快的,出了酒吧後,Eggsy將男人推至附近的暗巷內,兩人纏在一起急切的擁吻。關於這個,Eggsy他發誓,他多少還記得雙方互相揉捏對方的臀摩擦著早已硬挺的胯間的些微記憶,若不是年長男人還有點理智,他們大概就要在小巷撕扯起來了。

接著就是一夜情後的早晨,男人就這麼消失,等到再次見到時,Eggsy下意識的對男人提出交往的請求。他還記得那個夜晚,他知道自己多麼渴望那名紳士的擁抱,當他打開雙腿被Harry用粗長的陰莖粗暴的操幹至雙腿忍不住顫抖時,他卻覺得這感覺真是他媽的美妙。

這麼粗劣的要求男人卻沒有拒絕他,沒有欣喜也沒有不愉快,接著他們開始交往。
Eggsy找了間公寓租下兩人同居後,Eggsy發現他們之間並不像他們第一次那樣,會有著他期待的熱辣美妙的性愛。就連感情上的交流其實也極為稀少,Harry從那開始的表現就一直是個紳士,雖然不像第一次那樣像野獸獵捕獵物般的狩獵者氣息能夠讓青年感到被征服般的快意,但大多時候Harry如果都在家。他都是非常溫柔的對待Eggsy,願意替他做早餐及晚餐,願意寵著他。

鮮少享受來自長輩的寵溺及溫柔的Eggsy很快就發現自己愛上了Harry,雖然他們不像一般情侶般可以隨時在一起,但這也足夠了,Eggsy也一直告訴自己要知足,不能太過依賴Harry。

但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Harry每次要是回到小公寓時,身上偶爾會帶著一點傷回來,問他他也總是輕描淡寫的帶過去,然後再過了一段時間後,身上是沒有傷口了,但西裝上卻充滿了女性香水的味道。

畢竟Harry是個完美,並極具成熟男性魅力的人,不可能有哪位女性或男性對他沒有興趣的。雖然知道這點,但Eggsy還是仍然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噁心感,是的,他發現想要獨佔Harry的自己很噁心,這完全是毫無道理的自我厭惡。

他怎麼配,他跟Harry從一開始就是他硬是要求對方,對方才願意與他交往的。

現在想想,他從來沒聽過Harry對他說過"愛"。

那麼,就是這樣了?這個想法及恐懼湧上心頭,當晚他們大吵了一架,不過是他單方面的將恐懼發洩出來,而Harry只是淡漠著一張臉,耐著性子聽他質問後,不解釋也不跟他爭吵,只是對他說了一句:

「分手吧,我們不適合。你需要冷靜一下。」

說完,Harry拍了拍Eggsy的肩膀,拿著慣用黑傘就走出公寓大門,留下仍被分手訊息愣住的Eggsy。

過了一會兒,Eggsy才苦笑的攤坐在餐桌前,自嘲的靠著椅背,彷彿這樣才能將已經用盡力氣質問Harry的身體得到支撐。

「……果然,又是這樣,我果然不適合得到如此美好的感情。」

哽著聲音抑止一股湧上胸腔的酸澀情緒,雖然被提分手讓Eggsy很難受,但從小就未得到任何美好感情的Eggsy來說,他從Harry那裏已經得到太多太多了,現在只不過是神把他施捨給他的美好收回而已。

即使如此,就算他跟Harry已經不可能在一起了,那麼至少,他也該對Harry道歉。
為了他的口不擇言道歉,並感謝他願意跟自己交往。

想得出神的Eggsy這時才發現陽台上傳來一陣陣的哀鳴,Eggsy這才想起他剛剛為了跟Harry談事情把JB趕到陽台上去。

打開落地窗想著要將JB放進來時,猛然發現JB的狗繩綁在陽台旁的雕花欄杆上,JB不知道何時掉到陽台外,項圈被狗繩扯著,整隻狗害怕的懸掛在陽台邊。
「汪嗚……」

「JB!你等一下,我馬上救你!」
慌了神的Eggsy趕忙跑到陽台扶手邊想撈起愛犬,而JB拼命的掙扎讓項圈越來越鬆脫,情急之下Eggsy整個人探出陽台左手抓住扶手右手想抓住愛犬。

當他抓住JB時,左手卻手滑了。

「Eggsy!」

「靠!」

該死!Eggsy再怎樣也知道這樣摔下去不死也重傷,右手反射性抱緊JB,左手反射性想抓著他能抓到的欄杆想減輕墜樓的速度,然而墜落的速度實在太快太突然,當他背部受到讓他感到非常疼痛的猛烈撞擊時,頭部也只來的及用左手環抱住,鮮血從喉頭嗆出口腔,在他的意識中斷前,他好像聽見有人用不可置信及絕望的聲音斯吼著他的名字。





Eggsy完全想起來了,關於他是如何墜樓的過程,他果然不是因為自殺而跳樓,可是比起自殺,他這種墜樓方式感覺更加的愚蠢。

他感到非常的糾結,在了解Harry的背景後,他總算知道Harry的傷及身上的香水味是從哪來的,而他居然因為這樣跟Harry吵架,也難怪Harry會提出分手。

因為愛上所以不安,因為認真了所以會失去理智,可是如果這樣的感情會帶給Harry麻煩,那還是照Harry說的,分手對彼此比較好。

從那天以後,Eggsy就很少跟著Harry,他多半是待在Merlin的監控室偶爾給個建議,更多是盯著螢幕上的Harry發呆,總算發現哪裡不對的Merlin覺得可能有必要跟Eggsy談談。

才剛輔助騎士結束任務想轉身開口跟Eggsy談談的Merlin赫然發現,Eggsy本來就有點透明的身體正緩緩的消失中。

「Eggsy!你的身體………!」

「嗯!?我怎麼.........」
顯得有點後知後覺的Eggsy此時才發現自己的身體正緩緩的消失。

「你大概要醒來了,我等等馬上安排醫生過去!」
Merlin馬上按呼叫鈴指示醫護人員到Eggsy的病房,接著起身想動身到病房時,被咬著下唇的Eggsy喊住。

「……Merlin,我醒來後有件事想拜託你。」






"謝謝你在我死纏爛打下還願意跟我交往,我們正如你所說的,不適合在一起,很抱歉那天我對你的態度那麼差勁,我會想辦法還你醫療費的。
                            Gary‧Unwin"

Harry剛開完為期一個禮拜的會議回來就是看到這麼一張紙條擺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他忍著狂怒及暴躁的情緒到達醫療部時才發現青年已經不在醫療部了。

「那個男孩到哪裡去了!」

從未看過總是優雅從容的Arthur露出這種表情及態度的醫護人員幾乎都有些被嚇傻了,在氣氛十分緊繃的情況下,一陣高跟鞋敲擊地板的規律聲音在這氣氛停滯的緊張時刻響起,接著醫療部的女王Morgen輕皺眉頭的現身,畫得有些妖豔的妝容讓她看起來更加的不好侵犯。

「Arthur,你是否忘記了,得罪醫療部的下場?」
像是傳說中,既是女神也是邪惡女巫的Morgen非常符合傳說的形象不懷好意的盯著Harry,意識到自己失控的Harry停止自己的行為,微微的閉上雙眼,接著張開時眼睛還藏著一絲絲無法隱藏的怒焰。

「Eggsy在哪裡?」

明白這已經是Arthur的底限的Morgen挑了挑眉,環起雙臂,勾起一抹微笑。

「這個問題你該去問我們偉大的魔法師,是他安排那個可愛的男孩接下來休養的住處。」

聽到這句話,Harry愣了愣,他一時間不明白這件事到底跟Merlin有什麼關係,但Morgen從不開玩笑,所以Harry也只是微微點頭示意。
看著Harry離開,Morgen似乎是覺得很有趣的笑了出來。

「看來,Arthur這回的確是真心的。」





Merlin此時覺得有點頭痛,如果他還有頭髮,肯定這時會掉光。

在Harry的怒火差點燒了醫療部後,餘怒又差點波及到他,早知道就不該幫那個小兔崽子的忙!不過看著Eggsy如被拋棄的狗狗般的那種表情,說不想幫他他也不忍拒絕。

這兩人到底是搞什麼,一個說分手後一個就跳樓,等跳樓那個醒了說分手的人卻好像又不想讓男孩離開!
Merlin在Harry的盛怒下,只好帶著Harry來到暫時安置Eggsy的安全屋。
期間Harry問Merlin到底是什麼時候跟Eggsy變熟時,Merlin都隨口帶過,總不會說因為他看得到Eggsy靈魂出竅時兩人成了朋友的關係吧?

「Eggsy,我來了,我還帶一個人。」
清了清喉嚨,Merlin覺得自己有必要盡朋友的義務提醒暗示一下Eggsy。

「歡迎,不過你居然會多帶一個人,是誰?」
還沒完全治癒的Eggsy此時也只能躺在床上迎接Merlin的到來,等他看見Merlin說的另一個人時,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是Harry。

他沒想過這麼快就要面對Harry,反射性在床上縮了一下。

「Eggsy。」
Harry發現男孩的退縮,皺了皺眉,正想上前時,Eggsy轉頭看向Merlin,對Merlin眨了眨眼示意要跟對方聊聊。

魔法師聳了聳肩上前,而發現Eggsy居然對著自己以外的男人做出這麼親密的表情時,Harry感覺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接著怒意跟妒意一湧而上。

「Merlin,為什麼Harry會知道我在這裡啊!我不是說不用跟他說嗎?」

「我沒有跟他說,是他從醫療部的魔女那邊得知這個情報。」

「唔!」

看著Eggsy像是被梗住般的小狗皺了皺整張臉,Merlin覺得好笑般的揉了揉Eggsy的褐金色頭髮,兩人的相處就像兄弟般友好親近。

然而兩人間的悄悄話在Harry眼中看來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他意識到Eggsy下意識不願意親近自己,卻願意親近Merlin,那讓他覺得原本屬於自己的男孩似乎就要被搶走了。

他感到一陣怒氣翻湧,但他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壓下抓著老朋友出去決鬥的衝動。





從Eggsy墜樓時他就後悔了,他後悔對他提出分手。

他是那麼的喜愛Eggsy,從酒吧那時見到青年起。

那天晚上他其實照著原訂的計畫,本來是想結束任務後回家好好泡個澡喝杯上好的威士忌,再悠閒的讀點書後上床休息。

然而那晚在大街上與Eggsy擦身而過時,Harry忍不住被對方放鬆自在的笑容給吸引住了。
像是水手被海妖蠱惑一般,Harry忍不住以不引起注意的方式尾隨著年輕人進入酒吧。
他落坐在Eggsy的隔壁,見滿心喜悅的Eggsy跟他的友人聊天,並慶祝Eggsy終於可以從那操蛋的生活中解放出來。
聽見Eggsy的生活背景時,Harry只是沉默的喝著酒並盤算要如何請Merlin幫忙將Eggsy會面對的麻煩剷除掉。

這太瘋狂了不是嗎?
他才單方面認識Eggsy,才從他們的交談中得知Eggsy的名字,兩人連交談也沒有,但Harry覺得自己光是見到Eggsy的笑容的一瞬間,他就瘋狂的喜愛上這個男孩。


這操蛋遲來的春天,該死的邱比特之箭。


當男孩滿是醉意整個人靠上他的肩膀滿是醉意的跟他搭訕時,Harry那一瞬間是有點愣住並感到喜悅的,他今晚本只想守護著Eggsy,等他不再喝後再將人送回家的。

接著令人訝異的,Eggsy像是求愛似的,開始向Harry索吻。
反應很快的Harry在引起店內的人注意前,看了一眼Eggsy那群已經醉倒的朋友後,拿起黑傘攙扶著青年走出酒吧。

或許還沒走到店外吧,Eggsy便雙手環住Harry的結實腰腹,嚐試著跟年長的紳士索取親吻。Harry嚐試著回應Eggsy的親吻,男孩的味道嚐起來像是剛出爐的蘋果派一樣香甜。

這可不太妙。

Harry覺得此時的Eggsy像隻急著獻祭的小羊羔,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想將自己送進獵食者的口中。然而這樣的Eggsy太過於美味,讓他沉寂已久的慾望猛烈的侵襲自己的理智。在他們撕扯起來前,Harry攬著Eggsy將對方推近陰暗的小巷內,雙方激烈的啃咬親吻對方,雙手也情色的按住對方的臀,讓雙方早已硬挺的胯部互相摩擦。

「哈啊……靠……你到底要不要做,嗯……」
此時的Eggsy比起狗,更像隻驕傲發怒的貓咪,對於男人的磨蹭感到非常的不滿,他扯過Harry的領帶,將對方的襯衫領口拉開,在上面留下一個又一個,充滿濕氣的咬痕。

對於這樣的挑釁,Harry將手掌探入Eggsy的牛仔褲內,用力的揉捏對方挺翹的雙臀,指頭有意無意的劃過Eggsy的臀縫。

「如果你願意,我希望這會是你情我願的一場性愛,只要你說好,我會操得你隔天合不上雙腿,Eggsy。」
Harry的褐色雙眼完全覆上了濃烈的情慾,只要Eggsy說聲"好",他會讓年輕人整晚只記得含著自己的陰莖的感覺,只為了自己的粗暴插入而發出破碎的哭喊及呻吟。

「……唔,在那之前,你得告訴我你的名字!」
Eggsy雙臂環上Harry的頸脖,帶點醉意的咬著男人的耳垂。

他是醉了,可他沒有醉到接下來要跟誰做愛都會分不出來。

今晚他有留意到這名穿著高級手工西裝的年長紳士,Eggsy發現對方只是沉默的坐在一旁默默的喝著酒,這個可真是少見,寬厚的肩膀與胸膛,修長結實的四肢,他敢打賭,男人西裝底下的身材肯定也是會讓他吞口水的火辣。

Eggsy從中學時在學校的儲物室跟學長偷偷摸摸的互相替雙方自慰時就發現了自己的性向,或許是年幼喪父的關係,他對年長的男人有種莫名的依戀。
噢,這當然不包括他的繼父,那傢伙只會讓他像個不舉的太監興趣缺缺。

只是Eggsy也非常的挑剔,他並不是誰都可以,於是才會一直都是單身的狀態。

但今晚他卻遇上他理想中的對象。

於是他帶著半醉半醒的狀態纏上對方,原本以為對方會將他推開,然而對方的舉動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男人很快的起身,並將Eggsy帶出酒吧。
Eggsy向Harry索吻,男人落下的吻並不像他紳士的外表一樣,而是充滿侵略性般想掠奪一切的啃咬。

這個認知讓Eggsy的陰莖硬的發疼,他想要被這個男人掌控著,他需要這個。

於是,他決定讓它不只是一夜情,所以,Eggsy啃咬著Harry的下巴,咬上對方的耳垂詢問對方的名字時,滿意的帶著醉意看著眼前即將要操開他的男人因自己的舉動低喘了一下,Harry本來從容的態度開始顯得有些急躁。

「Harry‧Hart。我想,今晚你不會有空喊出我的名字。」
Harry托男孩的臀部,懲罰似的輕咬了男孩的鼻尖,引得對方忍不住發笑,他讓Eggsy的身體很好的擋住自己硬的發疼的勃起,攬了台計程車往酒店開去。


那天晚上男孩的確沒有辦法分神出來呼喚Harry的名字,只能破碎的呻吟並顫抖著雙腿,高高的翹著充滿Harry的掌印的白皙臀部,承受男人如同發情的野獸般強力猛烈的操幹。

男人就像隻無法饜足的野獸一般,操得Eggsy全身發軟,帶著啜泣任對方射在自己體內,讓自己身上充滿Harry牙印及的味道。


當Harry帶著Eggsy進入浴室時,對方已經顯得有些神智不清了,他寵愛似的一下又一下啄吻著Eggsy早已被他咬得紅腫的雙唇,手指也劃過剛剛被他寵愛得紅腫的乳尖。

這樣的Eggsy,真是太美味了。

但Eggsy已經被自己累壞了,所以Harry幫Eggsy清理完後,便撈起對方到剛剛讓人清理完的床鋪上休息。

如果不是Merlin臨時有緊急任務,Harry想,他會看著Eggsy在自己懷中清醒,或許對方會漲紅著臉頰讓他忍不住親吻,接著兩人一起享用早餐後,自己再對Eggsy提出交往的要求。


Harry本以為只有自己單方面記得Eggsy,沒想到對方還記得他,並像是用盡畢生的勇氣般,對他提出交往。
聽到Eggsy的交往請求時,Harry是喜悅的,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然後兩人同居了,面對Eggsy時,Harry忍住那晚放縱的慾望,並總是紳士的對待Eggsy,他不希望自己太過激烈的佔有慾嚇到Eggsy。

與此同時,他仍頻繁的接下屬於加拉哈德的任務,並偶爾帶著傷回到兩人同居的小公寓,面對Eggsy的擔心及詢問,Harry總是輕描淡寫的帶過,他不想讓男孩太過於擔心。

幸好這狀況沒維持多久,當前任Arthur退休後,騎士們一致推薦Harry當上新任Arthur。這下子,Eggsy不會擔心自己總帶著傷回家了吧?

當他帶著Morgen出席酒會時,Eggsy正跟母親在百貨公司內幫妹妹買新衣服,Eggsy一點都不知道百貨公司的每一樓廁所內都被安置了炸彈,隨時會被引爆。

當Merlin傳達這個訊息給宴會上的Harry時,他罕見的失態並捏破了酒杯,他顫抖著手,迅速調派還在英國境內的騎士們迅速並安靜的解決掉反派份子並同時拆除了炸彈。


Harry此時才意識到,他是特務,而Eggsy只是什麼都不懂的普通人,他們除了年紀,連實際上的生活差了太多。
他怕如果有個萬一,那被留下的Eggsy該怎麼辦,他是那麼的年輕,對於兩人間的愛情又是那麼的忠誠勇敢,他不敢想像如果Eggsy必須有天接受自己的死訊時,那個年輕人會做出什麼事。

於是,他開始故意帶著Morgen的香水味回家,他相信聰明的Eggsy會發現的。


果然,Eggsy終於將忍耐已久的恐懼爆發出來,Harry覺得很心疼,但卻不能安慰Eggsy。如果在這邊他讓步了,他們就無法分手。

於是當Eggsy嘶吼完,Harry平靜的對Eggsy提出分手。
他想,這對Eggsy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當他淡出Eggsy的生活後,或許沒多久,男孩就會遺忘他,而他,則會在男孩所看不見的地方守護著他。

他是這麼想的。


直到他覺得有種恐懼感拉著他,告訴他該轉身回去看一眼Eggsy的狀態時,他所見到的是男孩墜樓的身影。

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呼吸似乎停止了。


那個Harry發誓要暗中守護著的珍寶,此時像個破碎的人偶,血大量的從他身上流失,蒼白的臉漸漸的失去生氣,Harry顫抖著連線上眼鏡,讓Merlin趕緊調派醫護人員到現場,而他則依本能跌跌撞撞的跑向傷得很重得Eggsy身旁,絕望的吐出Eggsy的名字,希望那雙綠色的雙眼能夠再次看向自己。

然而男孩卻選擇輕輕的閉上雙眼。



幸好,Kingsman的醫療部速度夠快,馬上將Eggsy帶回總部並迅速的以最好的醫療團隊替他治療,看著昏迷不醒的Eggsy,Harry才發現自己自私的決定是多麼的愚蠢。

他根本無法容忍任何失去Eggsy的可能性,他怎麼會認為自己失去Eggsy後還有辦法無視一切的繼續自己的人生。

他當允許Eggsy進入自己的人生時,他們兩個就注定要互相糾纏了。

像今天,他差一點就永遠的失去Eggsy了,他根本無法承受失去男孩後所要面對的代價。

他以為這樣是對Eggsy好,結果呢?只是互相傷害彼此。

望著陷入昏迷的Eggsy,Harry握緊雙拳。


不,他不能夠再讓自己做出任何愚蠢的決定了,等Eggsy醒來,他必須跟他懺悔,坦誠一切,請求男孩的原諒,並祈求男孩再給他一次機會,希望男孩會再次接受他的追求。





然而現在眼前的狀況是,Eggsy見到他會下意識退縮,卻願意靠近Merlin。
幸虧Merlin很敏銳的查覺到這一切,他發現Harry是在吃醋,於是匆匆的跟Eggsy道別後,在Eggsy來不及阻攔下,房間內只剩下他跟Harry。


接著Eggsy與Harry各自陷入尷尬的沉默,直到Eggsy覺得該說點什麼的時候,Harry開口了。

「覺得怎麼樣?」
年長的男人拉開Eggsy床鋪旁的沙發坐下,帶著關心詢問著。
即使分手了,Harry還是這麼的溫柔,溫柔的讓人覺得心痛。

「再過一陣子大概就好了,謝謝你的關心,醫療費我會想辦法還你。」
覺得自己還是沒辦法面對Harry的溫柔,於是Eggsy選擇低頭,不讓Harry看到他的表情,卻錯過了Harry那稍縱即逝的急躁。

什麼時候Eggsy用著這麼陌生的態度對待他?他本以為他可以處理好男孩對他的冷漠,卻沒想到Eggsy對他的影響力太大以至於他無法忍受。

「不,Eggsy,你永遠都不需要對我這麼客氣。」
Harry將右手覆上Eggsy的左手,他感受到對方縮瑟了一下,但沒有將手拿開,這表示他或許還有機會。

不自覺的舔了舔乾燥的唇瓣,Eggsy尷尬的開口:

「那個,Harry,我並不是自殺,真的,是因為JB快從陽台掉下去了我才……所以你不必這麼的在意,真的,而且我們不是分手了嗎?就算沒分手你也沒義務為我………」

聽見這句話的Harry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緊緊抓著Eggsy的右手,露出堅定嚴肅的表情拒絕了Eggsy。

「不,我收回分手這句話,我知道現在我說什麼看起來都只是像補償,但是我不會放著你離開我的人生,絕不。」

面對突然變得有點霸道的Harry,Eggsy愣了愣,顯得有點慌張,他試著想抽回右手,卻被男人壓近床墊內,像是負傷的野獸般,用力的啃咬Eggsy的雙唇。

因為傷並沒完全好,加上Harry的力道大得不可思議,Eggsy只能些微的掙扎然後被男人制伏深吻。
被吻得有些發軟的Eggsy一回過神發覺Harry緊緊的摟著自己,輕輕的啄吻自己的鼻尖及唇瓣,Eggsy喘著氣,他不明白男人為什麼會突然轉變,Harry並不是不愛他嗎?
於是Eggsy嚐試著垂死掙扎。

「那個,我從Merlin那裡知道了你以前的傷跟香水味是從哪裡來的,而我卻為了這個跟你吵架,我,我認為我的確不適合跟你在一起………」

還未說完,Eggsy這次被Harry懲罰般的深吻,他不斷掠奪Eggsy肺部的空氣,舌頭抓住Eggsy閃躲的舌頭,給了他像是要窒息般的深吻。

「我說過,我不會讓你再次離開。」


當時被吻的有些茫然的Eggsy還沒有理解Harry這句話的含義,直到男人強勢的搬進來跟他一起住睡同張床時,Eggsy才驚覺事情好像不太對。

如果說之前的Harry就像是紳士般的溫柔,那麼現在的Harry即使還保有一點點紳士的姿態,但更多是霸道直接。這樣的Harry就如同他們初次見面時的那個晚上,那個讓Eggsy想被掌控的男人此時完全不保留自己的獨佔慾完全散發出來。

Harry俐落的讓人把床換成加大的雙人床,Eggsy每天的洗漱用餐都是Harry幫著他處理,這讓Eggsy覺得很不安卻又忍不住想依賴。
他不知道Harry在想什麼,但他並不想拒絕Harry,他承認,他還依戀著Harry的擁抱。





於是在手跟腿的骨折好了差不多時,Eggsy趁著Harry去洗澡的空檔用平板敲了Merlin,雖然雙手雙腳還需要做復健才能行動自如,但這不妨礙他拿平板跟好友求助。

「Merlin嗎?晚上好,你有空嗎?」

『就算我說沒空你還是會一直問我吧?』
翻了翻白眼,這陣子Harry看到Merlin都露出像是他叼走Harry的寶物般的防備與瞪視,老天,他這才知道一向禁慾主義的好友談起戀愛比年輕人還要不理智。雖然他是很不想攪這趟渾水,但Eggsy的狗狗眼讓愛犬人士Merlin不忍心拒絕。

「Harry他是怎麼回事,明明之前都……他明明並不……」

『停,我可不想聽到像是妻子抱怨之前跟丈夫吵架然後還沒和好的內容。』

「誰……!」

『說真的,Harry都做到這樣了,你還不了解他的想法嗎?』

「我………」

「Eggsy。」

聽見一陣不悅的聲音自背後傳來,Eggsy下意識藏起平板,這讓Harry更加的不悅。
即使知道Merlin跟Eggsy之間並沒有什麼,他還是感到非常的不愉快。
於是他走上前,將Eggsy推上床,並將平板丟到地上,這讓Eggsy驚呼一聲,Harry不理Eggsy的反應,深深的親吻對方,將對方的唇準確的捕捉住,並扯開Eggsy的衣褲,雙掌上下游移著。

「我很不喜歡。」

被不知道搞什麼鬼的Harry親吻得有點暈,Eggsy邊喘氣邊分神聽男人不悅般的喃喃自語。

「什……麼?」
還來不及反應Harry的話,就被Harry的大掌抓住Eggsy那因對方的親吻而半勃的陰莖,將它含進口中。
「唔!Harry!你別……!」

雙腿還沒完全好的狀況下,Eggsy只能抖著使不上力的雙腿,陷在那柔軟的床鋪承受著男人替他口交。

Harry的舌頭惡意的舔弄那鼓脹的囊袋,並時不時吸吮著它,完全勃起的粉色陰莖在空氣中顫抖著,龜頭分泌出因情慾而滴落的濁白色液體。

一瞬間空氣中緩慢的染上情慾的味道。

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做愛了,雖然Harry總是會在睡前霸道的親吻他,幫他手淫,或者讓兩人的硬挺互相摩擦宣洩,但不會有更進一步的舉動。


然而現在,男人的手上不知道何時已經沾滿了潤滑液,修長的手指正嚐試著打開Eggsy那已經很久沒有承受外物入侵的柔軟穴口。

「放鬆,Eggsy。」
男人低沉的磁性嗓聲是最好的催情劑,Eggsy像是被蠱惑般,壓抑著令他覺得有點羞恥的呻吟聲打開無力的雙腿好讓Harry的手指能夠更加的深入。

乳頭隨著喘息中的胸膛上下起伏著,Harry放開Eggsy挺立的陰莖,感受到男孩不滿的急促喘息,接著他用嘴唇準確品嚐Eggsy的乳珠。

它們是那麼的美味,因情慾而染上粉紅色,並為了Harry而硬挺。
當然,Harry所要做的就是親自品嚐他所製造的成果。

手指越是往Eggsy體內敏感的那一點一戳,男孩就越是喘著破碎的氣息將自己的乳頭往Harry的唇舌間送去,讓Harry享用。

Harry感受到眼前的Eggsy是如此的情色誘人,是如此的為了自己將身體淫蕩的打開,只為了自己,他之前怎麼會冒出想將Eggsy拱手讓人的想法。
看著這樣的Eggsy,Harry覺得自己的陰莖已經硬挺的驚人,濕潤的龜頭也抵著棉質睡褲並將它濡濕。

他太低估Eggsy對他的影響力了。

Harry抽出已經濕潤的手指,分開Eggsy的雙腿,將自己已經完全勃起粗燙的肉柱操入男孩那足夠濕潤柔軟的後穴。

插入的一瞬間,Eggsy忍不住因為Harry的進入而弓起腰身,而Harry則被Eggsy柔軟的肉壁包裹滿足的嘆了一口氣。他輕輕的擺動腰身,嚐試著用龜頭碾磨戳著Eggsy體內最敏感的那一點。

「操、!Harry!你不能……啊啊!」

「我可以,Eggsy,我一直都可以,我可以幹得你只記得我的陰莖的形狀,我可以讓你除了我操你以外什麼都無法想,我是如此的愛你。」

Harry俯下身體用力的啃咬Eggsy的脖子,抬起男孩的雙腿,卻看到男孩那佈滿情慾的臉龐明顯的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你…你說什麼?」

Harry愣了愣,這才想起他從來沒對男孩說過一句,關於他對Eggsy的感覺。

其實只要一句話,這些日子以來兩人之間的生疏其實就可以完全避免掉。
Eggsy也只是想聽到這句話而已。

男人將Eggsy輕柔的抱起,讓Eggsy跨坐在自己腿上,這個姿勢讓Eggsy柔軟的肉穴將Harry的粗長熱燙的陰莖吞得更加的深。

「唔!」

「我很抱歉,我一直忽略並沒有告訴你。」
Harry像是要訴說甜言蜜語般,輕柔的環住男孩的腰,但下身卻開始用力的操弄Eggsy已經足夠濕潤的甬道。

「Harry、等、!」

「我愛你,Eggsy,我愛你。」

「為什麼,現在才、啊!」
下意識攀緊Harry的肩膀,承受著男人越來越強力的撞擊,Eggsy拼命的眨著因情慾而覆蓋上水氣的綠色雙眼,想看清楚對方的表情,卻被對方翻過身體,讓他只能翹著臀部接受Harry的抽插。

「親愛的,我很抱歉,我一直沒有對你說。」
Harry伏在Eggsy身後,嘴唇貼近他心愛的男孩的耳邊,以與語氣得輕柔不符的動作幹得Eggsy腰軟,整個人只能靠他的左手臂環住。

「要我說幾次都可以,我愛你,Eggsy。」


最後,Eggsy忍不住在Harry一次又一次的告白下,夾緊對方的陰莖,成功的讓對方將精液射在他體內。



之後的兩人像是為了將錯過的那些日子補償起來一般瘋狂地做愛,解開心結後Eggsy主動的取悅男人,讓男人知道他其實有多麼渴望他。
結束之後,在Harry的懷中昏昏欲睡的Eggsy蹭了蹭男人的胸膛,以快睡著的語氣喃喃自語。

「我覺得,比起紳士的你…我更喜歡你霸道一點……」

Harry聞言,正想失笑的回應Eggsy時,他卻發現自己的珍寶已經陷入熟睡。

看著男孩被自己累壞的臉頰,Harry緊緊的摟緊對方,並在Eggsy額頭上落下一個輕吻。

不會再讓你離開了。






兩人慢慢的恢復以往的關係後,在Merlin的建議下,Harry決定讓Eggsy學習Kingsman的事務及訓練,在Eggsy身體完全恢復後,青年通過了體能及忠誠度測試,成了現任Arthur的Guinevere。

其實Eggsy對這個稱號頗有意見,但這是能夠待在Harry身邊的方式,只好乖乖的接受,而且Guinevere跟Merlin一樣是內勤,可以隨時待在Arthur身邊處理事務。


對於兩人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方式更好的了。


─END─

小劇場

「Merlin,我想知道,為什麼那段時間的你跟Eggsy那麼快成為朋友。」

「我只怕說出來你會把我送去給那魔女做精神檢定。」

「我保證,不會」

「那好吧,因為那時我看到Eggsy的靈魂,他一開始是跟在你身邊,但後來他聽到他跟你是分手後就乾脆待在我這邊幫我監視騎士出任務了……Harry?」
剛說完就看到扭曲了一張臉的Arthur。

「………」
他才不會說自己在吃醋。

當天下午,Arthur將Guinevere叫進會議室後,路過的人們只隱隱約約聽見Guinevere隱忍住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後,就很識相的紅著臉淨空會議室附近的走廊。



COMMENT



發表留言

主頁